謝慶雲>樟腦寮<4>

0
81
Newspapers and glasses on the desk.

不論在八掌溪、或swimming pool、小學一年級(yit nng kip)的吳銘輝是天生一條龍,公認的。

也有語言方面的天份,未滿七歲、入學以前銘輝便能講(kon)流利e日本話。但一般人認為是吳家家業e關係;運送店內日本人出出入入、大包小包上面的地址也寫日本字。

日本話是不是『kok go、國語』?雖然當時並未被否認,在台灣有外來語的感覺。至於二次大戰後奉聯合國麥克阿瑟之命令來台接受日本軍投降的蔣介石政權欺騙台灣人『回歸祖國』,『北京話是國語』。

利用蒸氣機關車加水e時間,父親去看運送店的樟腦寮支店。長村(Naga Mura)支店長跟着父親回來,提一打燒燒(sio sio)的もなか、monaka給銘輝。Monaka是上下米漿皮夾包紅豆e甜點。

長村支店長在窗口和父親談運送店的業務,然後企(khia)在plateform送列車登獨立山,車母(locomotive)從後面推。

日本兵時代台灣話也講英語plateform,無講月(gue)台。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