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接線生

0
221
Aerial view of paper clipboard with coffee cup and cake

吳議員,」

迎面前來、穿制服的女學生,吳議員並不認識。

「吳議員,我是陳小姐!」

銘輝仍然記不起來,目睭前的陳小姐、是嘟一位陳小姐?

「請問陳小姐,在甚麼所在、咱見過面?」

「不是見過面才算sek sai (熟悉)!」陳小姐回答:「咱二人講(kon)過話,也是朋友。」

「講過話?咱講甚麼話?」

「台灣話,記不記得電話中吳議員對我講一句話,『貪污乃國民黨的体制』?」

「哈哈!我想起來了,」吳議員終於笑起來:「原來你是郭先生辦公室的陳秘書。」

「秘書是講好聽的,事實上、我的職務接聽電話而已。」

「不論是女秘書或接線生,郭先生曾呵咾(oih lo、稱讚)你、凡事非常儘職。」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