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我行我素的筆<32>

0
139

The valley was hidden in the mist,半夜起朦霧(bong bu)、不知不覺中消失了;出現了製材所、也看見新建的阿里山驛頭(station、車站)。

重松芳子(しげまつ よしこ、Shigematsu Yoshiko) 的散文、短歌,連載於台灣日日新聞。專欄的名稱《筆(hure)のわがまま》,我行我素的寫作;等於語氣比較温和的俗語《隨筆》?

業餘天文學家莊宛然已連任五屈議員,1964年曾在吳家的賞月會討論北斗七星的長柄。12年後、1976年在嘉義縣議會的交誼廳,這位老資格和幾位新進議員閒談;其中36歲的吳銘輝不算新進、擔任議員已第十年。莊議員談阿里山林場和登山鐵路的歷史。

重松Yoshiko(芳子)隨丈夫入阿里山,是在全線通車的前一年。

「還未通車,這對夫妻便急於入山?」

「擔任營林局長的重松榮一要去進行先期作業,當時登山鐵路的平地路段已完工,坐火車到竹崎(Tek Kia),然後趴(pe)山。在蛇虫可能出沒的路段,夫人坐轎(kio)。」

「坐甚麼轎?」吳銘輝議員問。

「不是新娘轎,是二支竹子(tek ah) 縛一張椅子的竹轎。」莊議員說:阿里山鐵路開工於1906年,完成於1912年12月。登山火車的車母從後面推,環繞獨立山;穿越將近70 tunnels、bridges,到達阿里山。」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