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平埔村落今何處<34>

0
136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hb2 preset

戰後出生的新一代已經進入議會,一頭烏髮的陳議員英語好、老輩講的日本話也聽有。講起(kon khi)上個月的阿里山行:

機關車在樟腦寮加水,車站鐵路邊的水鶴(chui ho)、日本話所謂Mizu Tsuru就是水塔,水塔的big faucet;大支(tua ki)水道頭像水鶴長長(tng tng)的嘴,水塔的腳也長長。

「從樟腦寮開始環繞獨立山,四度看到愈來愈小的樟腦寮車站,表示列車仍在獨立山,如何跨到阿里山?」

「獨立山和阿里山中間有山嶺連接,」

吳議員說明:「環繞獨立山三輪(ling、circles),通過山嶺下面不同高度的隧道,逐步爬升200公尺。此時可欣賞林相的變化,由熱帶雨林、而海拔800 m以上的亞熱帶雨林。」

「沿路聽美妙詩歌(kua),有時忽略了峰迴路轉的景色。」

陳議員繼續講:「起初以為車上放送的節目,原來坐在第一節車箱的旅客、真人唱的;二位少女,有時合唱、有時獨唱,受山壁回響,聽起來像二重唱、三重唱。」

猜想原住民少女才會自發性唱歌,銘輝問:「唱日本歌?」

「嗯,其中一條我記得三句,幾分憂思,懷念舊日的景物:

『鹿の群 (sika no mune)
Pepoの村 (Pepo no mura、平埔村落)
今何處 (ima izuko) 。』

「Is it a hai ku(俳句)?」銘輝問莊議員。

「像俳句(hai ku),卻是矢田一生(Yata Yitsho)寫的《登山列車》的lyrics,歌曲(khek)也是矢田寫的。」

這位高山哲人不接受國民黨的省府委員職位,難逃迫害。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