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宣導台灣意識<44>

0
92

想着十年前台東之旅,銘輝said:「在利稻將近two weeks期間,縣長也來過。」

「來和社會調查的學生做伴。」

「應該是。」銘輝點着頭:「但是縣長一到利稻,最先問起我。」

「看你在霧鹿溪上游做甚麼活動?來自西部的稀客、非國民黨籍。」

「縣長也是,而且是當時台灣唯一非國民黨的縣長!」

賴醫師說:「Oh!原來是黃順興縣長,但是聽說被國民黨抹黑(bua o)為青年黨。」

莊議員笑指銘輝:「吳議員也被國民黨歸納為青年黨。」

「你被歸納到青年黨,」賴醫師問吳議員:「算不算被抹黑?」

「分析國民黨的複雜頭腦,歸納不参加國民黨者為青年黨的理由。」

「因為,青年黨被稱為國民黨的花干(hue kan、花瓶)。」

「我感覺青年黨人比國民黨的人好,」

銘輝說:「不理它國民黨抹黑不抹黑、終於成真青年黨人。黃縣長可能只是一縣的主席?我管三縣,雲林、嘉義及、、、」

「台南?」

「第三縣換來換去,也曾經彰化、或南投。青年黨的經費是國民黨出的,三縣也分一點仔、每年聚會一次。」

「檢討黨務?」

「吃飯only。過我常在飯中宣導台灣意識,台灣獨立運動!」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