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北回歸線<11>

0
158

通過Ethiopia,」鄭博士想着地圖上的位置:「首都Addis Ababa在?」

「北回歸線的南面,雖然是熱帶,在海拔2450公尺的plateau(高原,koguan),全年的平均氣温16 °C。」

Rice說明衣索比亞的地理,問鄭博士:「台灣也在高原?」

「不在高原,海上的島嶼(tuo su)。兩個海底板塊、tetonic plates;Philippine sea plate推擠Eurasian Plate而浮出來的。」

鄭博士低頭想着故郷,已經十多年不曾踏腳的土地。

問Rice:「Ethiopia的北回歸線,也立碑紀念(ki liam)?」

「紀念甚麼?」

「每年夏至(ha tsue、Summer solstice),日頭直射的所在。」

「不過是一條觀念上的線,畫在地圖。」

「使觀念具體化,台灣不但立碑、並且設一個火車站叫做北回歸線。」

「Hok Kai Ki Sen。」Rice用日本話念『北回歸線』,解說(kai sue)在Addis Ababa大學修過日本文:「有二位先生(sensei、teacher),一位日本人、一位台灣人。」

鄭博士問:「台灣人教(ka)你日本話?」Rice面露笑容(chhio yong):「台灣人多才多藝,教microbiology(微生物學)的Lo Ra教授;伊的日文程度不輸日本人,教日本話的正教授講的。」

「Lo Ra教授?是不是聯合國的parasite(寄生蟲)專家?」

「嗯,在實驗教室,我用日本話和Lo Ra教授開講。」

「Lo Ra是我同年、不同系的大學同學。聽講派到非洲,原來在Addis Ababa。」

「Dr.鄭,a small world!」

Rice繼續說:「Lo Ra教授來上第一節課,學生猜測伊是Japanese、Chinese。Lo Ra教授講都不是,自我介紹是台灣人。」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