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174-76

0
132

一群煩惱、失望、生氣e塑膠業者,在基隆地方法院門口等原告代理人李老板。

『他們是原告?』銘輝問李老板,但見原告之中,一位相識、嘉義(ka gi)塑膠工廠的許經理(ko keng li)踏出來:『吳議員!』

許經理自動介紹我,銘輝欲言又止。

張鄉長問:「許經理介紹你甚麼?」

「講吳議員是嘉義最優秀的議員。」銘輝繼續說:

「經過律師的休息室,一個看起來才二十出頭的少年被擋在門口。

這位少年自稱是律師,但是管理員不相信。看過身分證,管理員更加大聲。

『你是學生。』

『我是學生,也是律師。』

『但是身分證只寫你是學生,』

少年人被管理員推出門口。我對李老板說笑『先染(ni)頭毛,才像一個lawyer。』

『This young guy?頭毛烏sim sim,』李老板反駁:『還要染甚麼頭毛?』

『烏頭毛染成白頭毛,看起來才像一個律師、』銘輝回答:『才騙會過管理員,入去律師室la lian(納涼)

。』
~~~~~~~~~~~~~~~~~~~~~~

張鄉長又問彼個少年、假律師跑掉了? 銘輝搖頭:

 

「伊是正港的律師,穿白領黑袍,端坐在法庭的律師席;代表被告、船公司聘請來的律師。

李文三老板轉過頭來看後面旁聽席的原告,對我喜笑著。我猜想李老板大概是咧笑這個律師,不得入去律師休息室之事!」

但是一位原告輕聲向其他原告解釋李老板的意思:『安啦!對方律師是一個菜鳥仔。』

對案情還不十分了解e法官,問原告代理人李老板、代理什麼公司?

當李老板念公司的名,其中一位聽見自己的公司便企起來、『有!』。

李老板提示第一張B/L,由向法官e方向、轉向被告船公司的律師、也轉向旁聽席。無人看得見B/L上面印什麼字,聽李老板說明,Evergreen、長榮(Tion Eng)所發的提單(裝貨証券),載明商品名為poly ethylene,簡稱PE。

第二張B/L海陸仔、Sea-Land Service所發的,商品名poly propylene、簡稱pp。

法官問李老板,PE、PP的中文,甚麼品名?

旁聽席一位原告,準備企起來說明,被身邊另一位原告giu(拉)咧。

但見李老板企起來回答提貨單上面只印英文,poly propylene、poly ethylene。又提起第三張OSK、Osaka Shosen(大阪商船) 的提單,是裝PVC。

翻著卷宗,法官問李先生是保險經紀公司的董事長,保險船上的貨物不變質?』

李老板回答:『我們不保貨物e品質,只保海損;諸如商船發生sunk、collision、landing、fire等,船上的貨物所受損失。』

~~~~~~~~

Sunk,沉船。Collision、船相撞,但是無sunk。

討論海上保險,張鄉長問landing是登陸的意思?

銘輝想起第一次到華夏保險顧問公司,李老板解說擱淺、觸礁,卻聽不懂英文stranded、或 run aground。李老板才改說land、landing,卻一聽便了解。

對擱淺和觸礁、依照中文字義,張鄉長表示二詞有所差異;擱淺是船擱在淺灘,而觸礁則比較嚴重、撞著堅硬e礁石可能割破船底。」

張鄉長e解說也有道理。銘輝問:

「鄉長e家鄉礁溪,溪底多礁石?」

「嗯!自二、三歲學行路,便聽講Shokhe、日本話礁溪。但是Ta khe,我感覺一出生便聽見。」

「Ta khe是原住民e話?」

「嗯!Ta就是dry。Ta khe是旱溪的意思。」

「雖然溪水淺,我每到礁溪必洗溫泉。」

「礁溪西畔地勢高,有大礁溪山和小礁溪山。」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