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101>

0
172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hb2 preset
聽說南太平洋Tahiti的居民、不少Hakka(客人)後代,所以銘輝認真的學習過客話。
「Paul Gauguin畫的大溪地仕女,是不是Hakka妹?」
「Gauguin畫十九世紀的Tahiti。」
「可惜被passport所誤,未能於裝船前去Tahiti驗貨。」銘輝講:「Hirose-Gai (廣瀨貝)用Jute bags裝來。」
「裝麻袋?」
「嗯!並未照螺殼的大小分裝,有的還粘著螺肉。」
「螺肉未完全清除?」
「還有,不是廣瀨貝(Hirose-Gai)也裝來。雖然不滿意,六腳鄉的buyer台灣鈕仔工場並未扣我的貨款。」
廣瀨貝是日本話,台灣話叫做鐘螺。
銘輝講螺鈕仔e加工,第一步切成圓形的鈕仔胚(pue)。第二步鑽孔,鑽二孔或鑽四孔。一邊鑽孔,一邊注水以防過熱。鈕仔一個一個排列在輸送帶上,進入機器內磨平。然後漂白,浸泡Hydrogen peroxide、雙氧水。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