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98>

0
118
美國國務院e邀請書,由騎150 cc機車(ki chhia)的大使館二等秘書Jerry A. Flower,送到Ban Ka(萬華)龍山寺附近e巷內;問路、入去康家,Jerry A. Flower都講台灣話。
陪伴康議員訪美的Paul Kovnock,不是單純稱呼做『翻譯』;叫做『Escort Interpreter、護送翻譯』,Paul Kovnock也講台灣話。
1970年6月陪康議員乘twin propera engines的客機出發,經過Hawaii。
利用客機加油、過夜不到20 hours的時間,做了第一次訪問。訪問住在Oahu島半山腰的George Kerr。
George Kerr問康議員知不知道1947年台灣發生的228事變? 康議員表示親身經歷過:「當時年紀小,只有零星的記憶。」
George Kerr講蔣介石的軍隊屠殺幾萬台灣人的殘忍故事,怵目驚心。
夏威夷之夜,康議員輾轉難眠。
想著出國前蔣經國的召見,『特務頭』三字是康議員對蔣經國親目所見e印象。
當時康議員並未讀過George Kerr寫的《Formosa Betrayed》。
翻譯的『被出賣的台灣』,銘輝讀過幾頁影印的手稿,「我還認得Tang Eng Seng、陳榮成教授e字體。」
「翻譯《Formosa Betrayed》的陳教授,不但是嘉義中學e同窗,而且坐在我的隔壁。」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