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88>

0
163
舊年在台北迪化街王記茶行,遇見一位茶農;銘輝受邀去看山坡上e茶園。不但參觀,也學習ban te(採茶);一次ban三片,新芽連帶兩側e嫩葉。是不是阿公、阿嬤時代所泡e茶心茶?
「上課三日半的大溪地diving school,吳議員無去成。」王市長笑銘輝:「Ban te的學校,上課幾日?」
「半日,」銘輝回答:「包括參觀茶園邊的小木屋;小製茶工場,有一台tumbler。」
「甚麼tumbler?」
見吳議員未即回答,簡船長said:「轉動的烘乾機,角板山製茶工場有二、三十台,讀小學e日本時代去參觀過。」
「二次大戰結束後,情況怎樣?」銘輝問。
「聽大人議論1945、1946年的台北,接受農林公司的Chinese國民黨官員,指導未來的方針,要改種紅茶!」
「紅茶不是茶種,是製造過程的差別。」參觀茶園之後,銘輝成為專家:「綠茶未經醱酵,紅茶全醱酵,烏龍茶半醱酵。」
「二次大戰結束後,台灣受這推以蔣介石為首e外行人所統治。」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