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89>

0
111
Hand Hold Showing Up Arrow on Paper Gray Background
「二次大戰中,我們嘉義有日本海軍燃料工場。」銘輝講。
「生產甚麼燃料?」
「Ethanol、酒精。」
「酒精,可以行船?」
「如燃燒汽油一般,也可以行車(chhia),飛(pue)飛機(hui ki)。」
「戰爭已經結束,日本海軍不再需要燃料?」
「Ethanol對民間的汽車、漁船也有用;還有做溶劑、消毒剤等其他用途。」銘輝繼續講:「大戰後中國官員接受了燃料工場,先賣掉庫存的酒精。」
「用來買新原料,使工廠繼續開工。」
「這是一般文明人e做法,但是落伍的中國官員中飽私囊為先。」銘輝搖著頭:「賣完酒精,賣在庫的Tapioka(樹薯)、蕃薯等原料。」
「工場不事生產,經理、廠長做甚麼?」
「已無成品、無原料可賣,變賣機器設備!」
「燃料工場,剩下空穀e廠房。」
「更嚴重的是台南州本來有三十萬農民依靠種蕃薯、樹薯為生,交貨燃料工場;結果採收的produce無人買,造成數十萬人生活困難。」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