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73 >

0
99
王市長講起讀小學,二年級時e勞作課。
日本時代的公學校,銘輝估計大約三十多年前?
「差不多,」王市長回答:「勞作課就是學習折り紙、Origami。發給每人五張Irogami。」
「Irogami、色紙,a square of paper to fold!」簡船長問市長摺甚麼?
「鶴,展翅的鶴。日本話讀tsuru,;可能就是吳議員e朋友Keikoさん摺的鳥仔origami。」王市長回答:「在日本,冬天才看到鶴!」
「Crane在台灣的天空,並不常見。」
「冬天避寒,日本已經夠溫暖,不必更南下台灣。」
「如果不飛過赤道,南半球可能並無cranes。」
天鵝或鶴,王市長問有甚麼區別?但是無人回答。
「Swan or crane,不同顏色?」銘輝再問簡船長:「天鵝星座,叫做swan constellation?」
「天鵝座,一般叫做Cygnus。」簡船長回答:「相對於南十字星,Cygnus的別名『北十字星』。」
蔡副議長強調家鄉布袋(po te)的夜空,直覺一隻伸長頸的天鵝飛在水平線上,「今日聽船長講起北十字星,頭要khi khi才看得出來!」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