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76 >

0
133
Keiko摺au的二蕊紙花,看起來像tulips。但Keiko講不是,是生長在阿里山莊,不知名的野花。」
野花、家花,銘輝想起詩句,
『路邊野花不可採,問君此去何時回。』
寫出來念給Keiko聽,Keiko即了解詩e意思。問我是不是出門時、wife交代e話?
「哈哈!Keiko咧試探吳議員的status,有某(bo、wife)抑是無某?」王市長問captain簡:「用status適不適當?」
「Marriage status,真適當啊!」簡船長問吳議員:
「吳議員如何回答?」
「普通時、習慣回答無某,以免受人恥笑、37歲還未結婚!但是這回我回答『還未結婚』。」
「表示不是離過婚?」
「離過婚有甚麼關係!吳議員向Keiko表示無兒女拖累e優點。
「但是Keikoさん看懂台灣詩?」
銘輝點頭:「Keiko讀過用台灣話寫e俳句(hai ku)。」
「俳句可以用台灣話寫?」
「嗯!也是五七五音節,一位鄭教授寫的,有一首:
月白樹影稀、回憶當年新婚時、桃花滿樹枝(chhiu ki)。」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