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60 >

0
138
「我(gua)雖然不看守燈塔,」蔡副議長微笑着,看簡船長:「也不駛(sai、drive)船。生長在台灣西部e布袋嘴,布袋嘴吹着海風。」
「哈哈!」簡船長也好笑,問蔡副議長:「布袋嘴是一個小漁港?」
「二次大戰後e一段時間,布袋嘴變成小商港。本來是敵國的支那,忽然變成了『袓國』! China的Junk、平底帆船,小汽船、pon pon船載Chinese和支那的商品開入布袋港,真鬧熱!」
1946年布袋港發現一個small pox(天花)病例,患者是中國來的商人。
「無衛生的China,污染了Formosa!」
「台灣人自小打過疫苗,天花早已絕跡。」
「使本來不是疫區e台灣,成為天花的疫區。」
「也不算疫區,」蔡副議長said:「並未傳染給第二人、未在布袋擴散,全台灣都不是疫區。但是國民黨官員把非疫區的布袋封鎖,不准任何人、任何東西進出、包括糧食。不受small pox感染e布袋人,面臨飢荒。」
「缺乏防疫知識e官員。」
「人一加入國民黨,便失去尊嚴。每日所讀訓詞,是三流領袖e話?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