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56>

0
167
這間餐廳號名楊三郎作曲e台灣歌『港都夜雨』。
「楊三郎是音樂家,也是一位畫家。」
「音樂家e楊三郎,和畫家e楊三郎,是二个人(ng e lang)。」
「能一人兩職,唯有王老板。」蔡副議長改稱王老板:「又市政、又commercial。」
「哈哈!王老板乾杯。」
「市政已經有夠煩,」巿長飲了半杯,「鐵工廠是職員咧經營。」
「王老板擔任巿長、而培養了民主素養,被職員責怪你所決定;接受了50箱非廢鐵的甚麼fibers!」
銘輝也說:「Fibers污染了一船廢鐵!」
王巿長對銘輝笑笑,但問簡船長:「裝船時,騐過貨?」
「嗯,二副到停在碼頭e卡車上面、隨機抽樣。」簡船長回答:「裝船前打開一箱來看過,白色的棕,very clean。」
「哈哈!」銘輝said:「所以,白色的棕可能被舊船染烏(ni oh)!」
「50箱Tampico fibers不裝大倉,」簡船長向銘輝解說:「裝在平常很少使用的Special locker!」
「Special甚麼?」
「Locker。」
「Locker、special,特別可以下鎖e意思?」
簡船長點頭:「裝比較重要e貨物。」
「每一台貨船,都有Special locker?」
「嗯,差不多都有。」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