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48>

0
160
「在陸戰隊,也開戰車、水上坦克。」銘輝講:「台灣話叫做水鴨仔。」
蔡副議長想起布袋鄰居e養鴨場:「水鴨仔比喻坦克,size差太多(che)。」
「英國海軍比喻bigger size 的buffaro,夏日浸在淺水e水牛。」銘輝笑答,「划行於水面、在地面上慢步e水鴨仔更像戰車和船合体(hap teh)的水上坦克。」
「水鴨仔是兩棲動物,陸戰隊是兩棲部隊。」簡船長似乎同意銘輝的水鴨仔比喻坦克。
「兩棲(leon chhe),英文怎樣講?」王市長問。
「Two wives。」銘輝正經的回答,但看蔡副議長和簡船長一齊笑出聲來。
蔡副議長:「大某(bo、wife)和細姨!」
「兩棲,Amphibious。」簡船長講。因為英文字太長,寫紙條交給王巿長。
「聽講巿長要去美國訪問姊妹市,」簡船長問:「王市長也要講英語oh!」
「讀他們寫的。」
銘輝猜測所謂『他們』,不是外交部、就是國民黨?
王市長繼續講:「他們不翻譯我寫e稿,堅持要我讀他們寫e英文。
「如果是外交部寫的英文,應該真好。」
「問題是,內容不是真的。」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