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4>

0
102
白色恐怖時代,匪諜之嫌疑、流氓之認定,一概訴諸軍法,扭曲了多少人的人生。
蔡副議長自譏『國民黨員都無骨氣』,交代子女絕對不可以加人。甚至交代讀嘉中的兒子啟芳要切記,兒孫也不可加人國民黨。
「我做兵時的一位朋友,」吳銘輝said:「像蔡副議長的經驗,但是比較早,high school便加入了國民黨。」
「你的朋友,讀高中便當選議員!」
「不是當議員,當時才十六歲e學生時代,伊便看不起中華民國。」
「奇怪,」蔡副議長轉望銘輝:「為甚麼你的朋友,既然看不起中華民國、又加人國民黨?」
「伊讀高工、新竹工業學校的礦冶科時,不參加升降旗典禮。」
「哈哈!和吳議員的嘉中時代仝款呀!遊行時舉校旗(giah hau ki),不舉青天白日滿地紅。」
「升降旗典禮我有參加,但是要舉彼支旗仔、即感覺双手會被汙染。」銘輝繼續講:「我的朋友謝又芳不參加升降旗,是因為討厭聽到彼條歌:『三民主義、吾党所宗 』,當然也討厭唱。」
有一日被教官叫去問:為甚麼不參加升降旗?是不是不尊敬國旗?
教官展示桌上的成績單,操行丁等。操行丁等是要開除的!但開出條件:如果參加國民黨,丁字加兩橫兩直,便是『甲』!
1956年6月,新竹工業學校礦冶科畢業當天,第一件事就是把國民黨証丟進學校門外的臭水溝。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