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37>

0
120
不論點不點煙,飯後咬(ka)一咬pipe已成習慣。褲袋仔找不到pipe,銘輝想起留在隔壁間,黑板頭前的桌上。
王女秘書去隔壁間提pipe,講起黑板上吳議員寫的花花公子。除了Carter的訪問記,吳議員想起Playboy也登載一位老朋友的攝(liap)影傑作。
銘輝對王秘書講:「我的老朋友也姓王,早期移民巴西聖保羅e高雄人。」
「早期是甚麽時?」
「60年代。」
「我可能認識你的朋友,」王秘書說:「是鄰居e少年攝影家。」
「嗯!我在Playboy看到伊的傑作。」銘輝說:「打(pah)電話和王先生聊天,王先生講Model是聖保羅大學e女學生。當日Model無來,一位女學生自薦當Model。未待王教授說OK、已經脫光光。」
坐在對面的許議員asked:「女學生的身材怎樣?」
「我看的是相片。」銘輝回答:「同樣的問題,我在電話中問過王教授,伊講『Model以上』。」
「王教授講普通時只等學生提問題,自己參加攝影;當日如果不提起Camera按幾下 shutter,恐被這位學生誤會看不起伊的身材。」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