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30>

0
120
Aerial view of paper clipboard with coffee cup and cake
從淡水(Tam Chui)河口飛到Palau海面的水上飛機有名稱 (mia cheng),許議員寫『綾波』。
「綾是一種布?」銘輝笑問:「停泊在水面e飛機,號名應該和水有關係、二點水e『凌』?」
「『綾波』無差錯,我留有當年臺灣日日新報e剪報。」許議員回答:「不過我對綾或凌e意思都不十分了解,二字e日本話卻是(kiot si)一樣、讀做『Lio』。」
銘輝問:「彼台水上機的名,讀做Lio Ha?」
見許議員沉思而不回答,蔡副議長表示出意見:
「讀Aya Nami,比較好。」
當年Palau並無airport,看海面上e水上機像一台、有双翅(sian sit)的船,島民稱為『飛行船』。飛行船夜泊Palau,第二日要飛去Saipan島。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依據凡爾賽條約,戰勝國之一的日本託管德國在Micronesia的小島。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由美國託管?」銘輝自言自語。
想起一位住在高雄旗後e朋友,父親是船主兼船長,專門在Micronesia海域捕tuna。如果能當伊e船員,到Palau、Saipan、Tenin一帶,等於到達美國?然後轉進首都,参加6月14日的人權聽證會!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