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168>

0
133

採收millet的歸途、去拜訪一位老鄰居,這位老鄰居招待粟仔酒。

「粟仔酒kam好飲?」

「嗯,」銘輝點頭,「good!」

銘輝又講這位請酒e鄰居,住(tua)在海邊e小山坡,講五歲時親目周看見鵝鑾鼻lighthouse被燒毀。」

「被火燒?」
張鄉長講看過書上記載,1895年台灣割讓日本,清軍奉命於撤退之前破壞鵝鑾鼻燈樓。

銘輝講以後二、三年,老鄰居看不見白色燈塔的閃光!

「清軍也破壞了周圍e石牆、石板路、以及碼頭。」張鄉長補充。

「Lighthouse應該不屬於日本人的私有。」黃老先生表示鵝鑾鼻e白色燈塔,為各國船隻安全通過巴士strait、Taiwan Strait的航行指標。」

「但是Chinese,己所欲勿施於人。」

「『支那根情』、Sina kon jo,日本人罵Chinese的成語?」

「日本人罵自私自利的日本人,支那根情。」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