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162>

0
122
附近新港社,也有情歌:
『我愛汝美貌,不能忘,
我今去掠(lia、hunt、捕)鹿,心中輾轉愈難忘;
待掠得鹿仔,返來便相贈。』
「哈哈,每一個查甫人,都愛美貌e查某!」
張鄉長問新港社ti嘟位?
「麻豆社e隔壁(pia),有鐵路經過;以前車站e名叫做番仔田,
新港社自己認為光榮;不同意日本總督府改名換姓,戰後才改為新市站。」
英國人Pickering寫19世紀,經歷八年的台灣《Pioneering in Formosa》。曾訪新港社(今日新市)e頭目,頭目去China戰太平天國,抓一个縛脚e唐山婆仔回來做某。
一樣去戰太平天國有功,榮歸故里e霧峰林家;日本時代去福建尋不到族譜所寫e祖藉。
對抗太平天國的台灣義勇軍,都是Pepo族。族譜不是真的,。
Pickering的《Pioneering in Formosa》其序文一段:『改屬日本,有益於台灣居民及文明世界。』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