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161>

0
131
Newspapers and glasses on the desk.
原來是一首詩,宵待草。譜了曲,成為一條情歌Yoi Machi Gusa。
「吳議員唱過第一段,」黃老先生笑嘻嘻而批評:「唱真好聽。」
「這條情歌,剛入小學彼一年,阿里山支店e一位店員教(ka)我唱的。」
銘輝便再唱第一段:
「待(ま)てど暮(く)らせど,来(こ)ぬ人(びと)は、」
「等待中、日頭已經落西、無来e人!」
張鄉長問:「等待無来的人,是查某人或查甫人?」
「查甫人,咧等girl friend。」
「查甫人為甚麼不主動,a boy應該主動去找查某!」
「張鄉長以現代人e眼光,」銘輝講:「判斷六、七十年前日本人e戀愛故事,」
張鄉長點點頭,
銘輝又講起二百年前,麻豆社e思春歌!
「查某人唱思春歌?」
「唱歌不限於查某人,思春歌e主角是查甫人!」
『晚時睏未去 昨晚又夢見從前遇著e美女 今日依門前 心中說不盡e歡喜。』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