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129>

0
118
Coffee Americano Espresso Newspaper Couch Concept
「吳議員見過高前輩?」簡船長問。
銘輝點頭,「但是不曾講過話,當時我才讀小學及嘉中。高前輩算是我的父輩,日本時代叫做矢田一生(yata yitsho)。」
「令尊e朋友?」
「嗯,常常來阮厝(guun chhu、my home),坐在客廳。」銘輝想起二、三十年前往事:也坐在潘木枝醫師常常坐彼張交椅。」
「潘醫師!二二八的參議員?」
「嗯,主和的參議員。二次大戰後,很多台灣精英加入了不了解(liau kai)           的三民主義青年團、China國民党。」
「當了解國民党文化、想要退出,發生了事變。」
銘輝講嘉義e故事:「被台灣民兵圍困在水上飛機場的China軍,向嘉義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求和。」
「委員會不知是詐騙,」簡船長說:「國民黨e詐欺手段一再翻新;譬如你自始反對森林遊樂區,」
「想不到,他們火燒阿里山庄!」自由時報0217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