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來去聽證會<110>

0
101
根據書名《Pioneering in Formosa》,銘輝猜測它是一本寫探險故事的書?
「不完全是探險故事?」,簡船長解說第一章的題目『我任職清國海關、I enter the Chinese Imperial Maritime Custome』。
「Eat the Emperor’s rice,吃皇糧;Pickering比喻月給(gue kip、每個月薪水)15英磅、是皇帝給的。」
In 1863年,custom houses were established at the ports Tamsui、Kilung、and Takao;Pickering到台灣創辦高雄關。1865年被任命管理台南安平關,台灣府、the captal Taiwanfoo的港口。
當火車出台南站,過永康、新市、番仔田。蔡副議長講古早台灣府城北方十幾(chap kui)哩路e一大片,都是新港社的平埔族部落。
簡船長說和台灣結緣的Pickering,1865年的秋天,訪問過新港社。新港社頭目因為參與平定太平天國有功,除了受清國封官,並帶回來一件戰利品、a wife,縛小腳的唐山婆仔。
霧峰e林家也是平定太平天國e功臣,獲得官職。日本時代帶著族譜去福建尋親;找不到親族,族譜不是真的!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