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怕貨幣戰?(歐陽書劍)

0
938

美中貿易戰開打前後,兩國金融市場表現有如秋葉春風,一泛黃一難料,中國股市急跌、人民幣貶值,但美元堅挺、美國股市受挫有限。即使實質經濟的影響才剛登場,但金融現象反映對未來預期的落差,二十一世紀的經濟危機又多與金融危機難分難捨,中國沒有另闢貨幣戰的本錢。

美中是世界前二大經濟體,也是前二大貿易國,美國是最大進口國、中國是最大出口國,但二國經濟並未同步浮沉。二○○六年中國外匯存底突破一兆美元,隨著貿易順差增加及外匯管制,在二○一四年中達四兆美元左右,當時買下全世界的雄心豪語響徹雲霄;相對地,美國聯準會的總資產在金融海嘯前不到一兆美元,危機後執行多輪量化寬鬆政策,買進公債及不動產貸款抵押債券,使資產規模膨脹,至二○一四年六月約四.三兆美元。

中國因經濟發展迅速、出口順暢,在二○一四年時累積了鉅額外匯存底;美國則因搶救經濟,聯準會資產規模才一再升高,當時美中悲歡兩樣情的氣氛瀰漫,一美元僅約可兌換人民幣六.二元。

二○一五年以後,世界雙速成長的軌道依然存在,不過,開發中國家與已開發國家換軌而行。中美之間的經濟信心開始異動,美國因救急的臨時性措施生效,使垂死的經濟重獲生機,甚至開始討論量化寬鬆退場的機制;但中國的經濟表現,在二○一五年確立成長趨緩的態勢,當年也是自一九九一年後成長率連續維持在七%以上的最後一年。

因高成長可能不再,對中國經濟前景的懷疑與日俱增,受資金外流影響,人民幣急貶,到了二○一六年底,一美元可兌換人民幣七元左右。二○一四年中後人民幣的貶值,伴隨著中國外匯存底的減少,到二○一六年底,即使經常帳順差依舊,中國外匯存底已從四兆美元下降至約三兆美元;美國不認為這段期間人民幣貶值是中國為提高產品價格競爭力的有意行動,而是資本外流的必然結果。

二○一八年起,中國外匯存底再度不升反降,雖然減少的速度相對緩慢,但人民幣兌一美元的匯率貶值速度卻遠超過二○一四年中以後,前次用了兩年多的時間,才結束貶值週期,這次卻只用短短三個月,相對美元,就由六.二元貶至六.八元;幾乎是同期間,處於金融海嘯後低點的上海證券交易所綜合股價指數,在貿易戰後,也仍下跌近兩成。

是不是貨幣戰開打了?從目前的經濟狀況看來,中國沒有主動的本錢,在美國節節進逼下,維持金融穩定與大眾信心,並繼續調整內部產業政策與發展藍圖,才是良策;若依賴貶值保持產品價格競爭力的手段,帶頭激起貨幣戰,不僅效果有限,且徒然再與美國交鋒,對經濟的長期發展或許會雪上加霜。

因資金移動迅速,貿易戰的影響先金融後實體經濟,但首先反應的金融市場會在實體經濟的變動後,把震波再帶回金融市場,反覆測試、甚至過度反應超過衝擊底線,才會回到新的趨勢線上。

英國脫歐公投後,英鎊也是激烈大貶才反彈走穩,英股卻仍屢創新高,以中國的政經體制觀察,人民幣走貶必須官方放任,只是股市低迷依舊,若是有意引導貶值,一旦弄巧成拙,使大眾失去信心,恐得不償失,並延長美國的對峙藉口。

金融管制愈嚴格的國家,愈有能力操控自己的貨幣,只是既然大家都威脅要拚到底,真的有人想打更不確定的貨幣戰?自由時報0730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