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長禮>我的同學柯文哲

0
100

我的同學柯文哲,也就是大家口中的柯P。有幸曾為同學、同寢室室友的我,在此透露一些個人多年來近身觀察及看法。請允許我用自己的方式一一道來。

在學生時代,你就已經特立獨行,與眾不同,說話直率,語出驚人。儘管如此,你坦誠、沒有心機,和同學都相處得不錯。在那還在戒嚴的年代,我們少數幾個投緣反動分子住同寢室聊天時,批判國民黨的言論往往惹得周遭同學皺眉側目。當年的你,說出打倒國民黨的話,還讓南部上來純樸的同學飽受驚嚇,深怕你會被抓去關。讓人印象深刻的是當大家都在唸微積分時,你已經很得意地在唸考試根本不考的高等微分方程。

你一向是選擇人少的路走,選擇困難、有挑戰性的路走,越困難、越有挑戰性的,你越奮發、鬥志昂揚。外科系中你選擇最冷門的外科重症加護醫療這一塊,得到慧眼識英雄的朱P賞識充分授權,讓你建立,率領團隊讓它發光發熱,救死扶生,造福無數外科重症病患,其中葉克膜更是家喻戶曉,使台大醫院成為世界數一數二重鎮。

你也一向去做沒人願意做、吃力不討好的事。台灣器捐制度、實務作業程序是你在資源困窘之下一手建立起來,結果有功無賞,非你之過,責任卻要全往你身上推。愛滋器捐案後,我到台大醫院看你,看見你原本全黑頭髮白了一半,你還自嘲説你終於知道何以當年伍子胥過昭關,一夜之間白頭髮了。即使如此,你還是不忍協調師(一個小女生)承受如此巨大壓力,選擇一肩承擔,卻面臨台大醫院高層伺機造假諉過卸責。基於對台大醫院以及老師、同事、同學三十多年的深厚情感,你本來選擇打落牙齒和血吞。幸賴你那了不起(真的了不起)的犀利人妻出面嗆聲救夫,總算停損,討回一些公道。

愛滋器捐案之後,你被臺大醫院免兼多個工作,你自嘲終於可以晚上十二點準時下班了,可以多陪陪妻兒了。那段時間我常晚上看診結束,10點到台大醫院找你聊聊,十二點各自回家。看著你從地上四樓,雖小而簡陋,但至少獨立的辦公室,搬到地下四樓和別人共用辦公空間,只用簡單隔間分開的辦公室。我為你抱不平,你雲淡風清,不以為意的自嘲說現在窩居窰洞,生聚教訓,把事情做好就好了。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不像以前那麼忙了,總可以做些之前想做但沒時間做的事。

當我告訴你,我已經去單車環島回來了。你驚訝瞪大眼睛說:「你可以,我一定也可以。」事實上你還是太忙,沒時間好好做體力耐力訓練,不過憑著一向過人的意志毅力,千辛萬苦,九天騎完將近千里的路程,你果真也達成多年的夢想。單車環島回來之後再見面,你曬黑了,變結實了,精力充沛,分享這九天騎過台灣這一片土地所體驗的風土人情,和這塊土地以及大自然連結的心靈悸動及感動。這一趟環島之旅確實對你多有啓發、意義深刻。分享之後你說:「明年我們一起去參加大甲媽祖繞境進香,用走的!」我說好啊!奉陪到底。

我和朋友合譯一本由哈佛商學院克里斯汀生教授所著《創新者的處方》的書,以破壞性創新理論來看醫療各環節層面問題並尋求解決方案。請你寫序,你爽快答應,並如期完成交出一篇精彩序文,還對我説:「我是從頭到尾把這本書仔細看完,才把這篇序寫出來的!」。是的,這也是你的一貫行事作風。做什麼事,都是從頭到尾,認真全面了解,完成之後再認真全面檢討改善。我的確相信這本厚達將近五百頁,也不是那麼容易理解的書,你確實有仔細看完。

你擔任阿扁醫療小組召集人時,我曾問你:難道不怕惹來一堆麻煩誤解,何況你已經一身麻煩。你回答不能因為畏懼、怕麻煩,而不去做對的事。你進入阿扁獄中,發現他的處境堪憂、身心健康狀況惡化。基於悲憫關懷弱勢病患的醫者胸懷,你無分別心、義無反顧接下這燙手山芋,結果果然換來國民黨見獵心喜,由尹祚芊主持的監察院第二次彈劾通過了,還有後續接連的追殺,那就不及備載了。

有時面對如此卑劣不公不義的技倆,你難免情緒惡劣,心境低落,我也只能引用尼釆所說:「凡殺不死我的必讓我更加堅強,更加強壯。」來聊表安慰。

其實你參選台北市長,是無心插柳的事,你本來也沒想到要走這條路,若非這幾年來發生這麼多事,若非政府無能虛假,民怨沸鼎,國家機器如此濫用權力,欺人太甚,如此侵門踏戶,如此不公不義對待,斯可忍,孰不可忍。台北市長一向是國民黨探囊之物,甚至都有派出一條狗出來選都可以選上的説法。

你再一次發揮選擇人少的路走,選擇困難、有挑戰性的路走,越困難、越有挑戰性的,你越奮發、鬥志昂揚的精神。憑著驚人的毅力,過人的體力,在沒錢沒人,沒人看好情形下,運用零元競選法,竟然旋乾轉坤,搞出這一番局面來。我曾開玩笑對你說,如果你當選臺北市長,當選演講第一個要感謝的是國民黨的栽培提拔督促。

基於同樣的個性,你一向不願、也不屑去掠人之美,去做插花的動作。「318學運」你低調進立法院議場幫忙設置醫療站,立法院外幫忙聯繫協調建置大量傷患緊急送醫程序。避開鎂光燈做完可以幫的事後,你選擇遠離台北的紛擾,加入大甲媽祖繞境進香行腳,跟著數百萬虔誠的媽祖信徒,一步一腳印,走過繞境的每一鄉鎮。第一天我和你在大甲會合,晚上九點我們先行出發,走在轎前。你走得又快又急,完全是在醫院為了緊急趕往救治危急病人的速度,除了中途稍作休息,或被認出要求簽名合照得以喘口氣外,其他時間都在急行軍。走到彰化是清晨六點,大家都累慘了,進了旅館房間倒頭就睡,直到中午,醒來檢視你的雙足已有多個水泡,災情慘重。我告訴你,這不是一百公尺衝刺,這是一場馬拉松,力不可使盡,

氣不可用盡,福不可享盡,要留點餘裕給自己,也給別人,固本培元,持盈保泰,關鍵時刻,關鍵一擊時,才有足夠力氣克竟全功。你聽進去了,包紮好雙足,雖然疼痛,你仍然談笑自若,憑著堅強的毅力繼續上路,常常前十分鐘因為疼痛會稍慢一點,等到走得順暢疼痛稍減,你步伐就又快起來了。需要一再提醒才又恢復原來速度。

你自嘲說你有強迫行為,但其實這是你的個性勇於承擔任事,又求好心切,往往時間不夠用,就會行事迅捷,連走路都三步作兩步。相信你也知道,只希望你能更加體會,有些事,事緩則圓;有些事,慢即是快;有些事,可以後發先至。

這次大甲媽祖繞境之旅,其實也是心靈洗滌之旅。遠離台北塵囂,遠離政治算計、爾虞我詐,遠離人際之間的互不信任和猜忌怨恨。踏在台灣土地上,直接和台灣基層質樸的民眾接觸互動,感受他們的真誠熱情及無私的分享,感受到宗教對這塊土地人民心靈的滋養療癒,感受到台灣生命力的堅韌。

不論白天或黑夜,路旁總有熱情的民眾設置點心休息站,好客慷慨,歡歡喜喜地提供美食點心飲料,那種真心誠意熱情,著實令人感動,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誠非虛語。夜裏鄉間行腳,夜空如洗,滿天繁星,路旁農田還聽得見蛙鳴,雙腳雖然疼痛疲憊,心裡卻是安祥喜悅。多年忙於工作的我們,若非參加這媽祖繞境之旅,我們哪有機會和大自然如此親近呢?我們的心哪能和台灣這一片土地如此貼近呢?這豈不是我們這趟媽祖繞境之旅最大的收獲?

除了媽祖繞境行腳之外,你也抽空去拜訪老病人,一個年近八十,住虎尾,換心成功已十九年的老先生歡天喜地迎接你進他家,若不接受他招待吃飯,說什麼也不肯放我們出門。另一個住彰化鄉下,換心成功已十五年的中年人在做資源回收,你開玩笑跟我介紹說:「這位黑道的。」他笑呵呵説:「大乀,麥安捏啦,我已經變好啦!」。他拿出一台iPad説特地買這台要用Line,以後方便跟你聯絡,你幫他設定好Line,加為好友,測試OK,教他操作確定沒問題,讓這位先生高興極了。

同行的一位先生很感意外地對我說:「這完全顛覆了我對醫生的看法,我從沒看過一個醫生如此關心病人,不辭辛勞到病人家裏探望,如此平易親切,沒有架子。」我不意外,從年輕到現在,你一直都這樣,不大小眼,無分別心,眾生一律平等。

最後一天,當我們走在橫跨大甲溪的橋上,準備進入大甲時,你輕嘆一口氣,説:「暑假結束了,要開學了。」是的,這一趟心靈洗滌充電之旅結束了。我們又要回到塵世現實,繼續努力奮鬥了。你要面對一群惡龍怪獸,重重險阻在前。然而同學,你並不孤單,這次媽祖繞境之旅,有一群年輕優秀朋友隨行,我看到他們來自不同背景,青春,熱情,有幹勁,肯吃苦,懷抱理想,有能力,敬重你,認同你的理念,以志工的精神,盡心盡力在做事,令我感動,也替你高興。年輕人往往走在時代潮流的前端,台灣已經到了應該脫胎換骨的地步了,我相信其他人也會支持你,陪你助你打贏這一場臺北市長選戰。0501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