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中與反共 (鄒景雯)

鄒景雯

 

說國民黨「親中」,它的招牌就掛著中國國民黨,對於台灣的二三○○萬住民,或可理解若干族群或許是基於歷史的、文化的、甚至血緣的,任何一種理由,對於「中國」這個概念感到理解、甚至親近,在台灣這個民主國家是思想自由的範疇,是一件毫無罣礙的事情;但是,針對「反共」這個價值的選擇,如果國民黨在從事各種交流時不能劃清界線,那麼很難有什麼理由可以解釋,這個政黨想要在台灣三度執政,就會是一條跨不過的奈何橋,門都沒有。

  • 針對「反共」這個價值的選擇,如果國民黨在從事各種交流時不能劃清界線,那麼很難有什麼理由可以解釋,這個政黨想要在台灣三度執政,就會是一條跨不過的奈何橋,門都沒有。圖為今年四月「台糖廉政文物展」展出當年台糖反共抗俄鐵路宣傳列車老照片等文物。(台糖公司提供) 針對「反共」這個價值的選擇,如果國民黨在從事各種交流時不能劃清界線,那麼很難有什麼理由可以解釋,這個政黨想要在台灣三度執政,就會是一條跨不過的奈何橋,門都沒有。圖為今年四月「台糖廉政文物展」展出當年台糖反共抗俄鐵路宣傳列車老照片等文物。(台糖公司提供)

為什麼說「反共」是一個底線,不反共實在交代不過去?很簡單,中國共產黨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在中國廣大的土地上,仍在實施一黨專制,一人決定的集權統治;處於金字塔頂端的極少數菁英,他們對於十四億人民的人身自由與幸福,一致視為是次要問題,總的認為必須服膺在集體主義之下,再多犧牲也在所不惜。

在這樣的統治思維之下,習政權的這些年發生了多少反文明、反人類的政策後遺症?不論是北京知識界被割斷發聲的喉嚨,或是基層上訪人民的冤屈免談,乃至「邊疆」民族的被迫同化,國民黨如果視這些一切皆為糞土,則說這些人有多親中,絕對是假的,肯定是謀取近利而已。

反共在台灣,是國民黨一九四九年從中國帶到台灣來的執政要項。也是三十八年戒嚴統治的學習教本,這麼多年來,這個意識形態之爭,在台灣已經被當成狗臉的歲月,模糊不清,但是在北京卻如時光倒帶,落後有半世紀之久,成了再現實不過的現代啟示錄,試想台灣的新世代怎麼可能回到他們想都沒想過的父執輩所經歷過的從前呢?

國民黨現在出現了四位總統角逐者,每一位都認為有責任取民進黨而代之,在競選過程中,所有人都主張應該妥善處理與中國的關係,但是從韓國瑜、郭台銘、王金平到朱立倫,沒有一個人不厭惡被染紅,這個困境其實很簡單,就是真心誠意地用反共來解套。

二○○八年馬英九參選前,他仍然是有所認識的,當年不僅聲援六四,還曾經針對中國鎮壓西藏,發下豪語不排除抵制北京奧運,這就是非常典型的反共,不料十多年後的今天,可以遍查所有的國民黨總統參選人,哪一個敢對驅逐他們離開中國的共產黨,有一點點的意識形態挑戰?這正是今天國民黨形同共產黨同路人,甚至等同共產黨的罩門所在。

中國國民黨如果不反共,只有兩條路,一個就是回去中國,一個就是在地投降,這兩種情況都會失去參選的積極資格,其實要打敗民進黨很簡單,先做到反共再說,拔掉了大帽子,誰都可以得到立足點的平等。自由時報050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