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雨靜>滿地黃花堆積的KMT

0
1763
Businessman Reading Newspaper Drinking Coffee Concept

-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北宋女詩人 李清照,年輕時是「才媛」,中年喪夫,晚景凄涼,寫下一首 膾炙人口的詩 「聲 聲 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 注解 :  「獨自怎生得黑」  -獨自怎能 勝過黑暗 )
八月一日,『Yahoo  奇摩新聞』的 政治頭條新聞裡,同時出現下列兩條報導。

(1)英批台灣通史 柱姐:故意用原民史觀「去中國化」

(2)消極維護南海主權 洪秀柱批小英「賣台」

柱姐同時批評小英「去中國化」又「賣台」。批評「去中國化」、本質上是「要中國,不要台灣」的意思。那,小英「賣台」、柱姐應該非常高興才對,為何批評 ? 這就是「為批評而批評、不管、有理或無理」的政治牢騷。

世人,在人生的過程中,都會走向黃昏。艷秋過了之後 、滿地都是黃花堆積。

有些人,對於這個現實可以坦然接受,有些人,就無法坦然接受。無法接受的人,就喜歡發發牢騷,以便發洩情緒。李清照的「聲 聲 慢」就是一種情緒的發洩。只是,因為是用優雅的詩句寫成,所以,世人不但不覺得討厭,反而喜歡欣賞。

柱大姐,年輕時從事教育,當過「訓導主任」,要兇可兇、要矯可矯,想必非常稱心得意。現在的柱大姐,老來玩政治、卻非政治材料,又當上「艷秋己過」的國民党主席,等於落地的黃花、不再燦爛。因此整天借機會批評蒸蒸日上的小英,以便為自己提提神。

前些時,立委黃昭順在國會,有人提到「台三線」時,她發問說「那三線 ?」,順姐 也在質詢時誤將客家歌手「林生祥」說成客家「鈴聲響」,貽笑各方。

昭順、 曾經是國會裡的一朵花。近來、報上見到的昭順、己顯現「憔悴」眼神無力。正是,歲月不饒人的印証。花的外觀憔悴、是「凋謝」的表徵。人的外觀憔悴、是「老化」的表徵。「老化」、不只是體能的退化、同時、也會帶來腦力的退化。所以,自古才會有「還老返童」這句諺語。

昭順、近來在國會發言非常頻繁、比以前更活躍、可惜、發言卻頻頻出問題貽笑各方。究其原因、大概是由於「不願服老」的潛在意識在作怪。

資深媒體人李艷秋曾控訴「畸形的新聞圈!」、也出書「感謝台灣的教育逼走我兒子!」來貶低台灣的教育。日前在臉書發文更請教蔡政府,為什麼要慶祝中國的三節,若要文化台獨就要「去中國」。對於她的宏論、一般社會的反應都認為 和 年事增長 以及 知識的淺薄有密切的關係。因為、這些牢騷宏論、都是到了晚年才發表的、顯然是和年事的累積有關係。

艷秋姐、近日、只用一個「廢」來批評 小英總統上任兩個月的政績。艷秋己過、紅葉也會凋落成滿地黃花。俊才也會因腦力的「老倒退」( 台語) 、 而導致智力的「還老返童」。李艷秋、好像還沒察覺自己己經走在「黃昏」的道路上。

幼童遇到不稱心的事、就是 「哭」和「鬧」。大人還老返童時、一有不如意的事、就是 「發牢騷」。這種活現的「憔悴」例子、我們可以在 秀柱、昭順、艷秋 等 昔日佳人的現時身影 看得出來。

秀柱也好、昭順也好、艷秋也好、現況都只不過是幾朵「黃花」而己。開口批評也好、國會質詢也好、都讓人覺得有「名不正、言不順」的感覺。這幾朵黃花、既然是現時 KMT 營的台柱人物、也就表示、今天的 KMT 也只不過是朵「黃花」政党而己。

拿幾百年前的北宋女詩人 李清昭的「聲 聲 慢」的一段、套在這些人的現況、以及 KMT 今日境遇、其細膩的寫照、出乎意外地、讓人覺得那麼 入骨。

、、淒淒 慘慘 戚戚。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政治充滿醜惡、詩句是優雅的。 借著優雅的詩句、來論評醜惡的政治、不但能享受到不同的滋味、更可以深入去了解 過時政治人物奧妙的「黃花心態」。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