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東賢:馬英九洩密案無罪?

0
1584
Coffee Shop Cafe Latte Cappuccino Newspaper Concept

這個27歲的唐玥小姐法官的判決讓我目呆口呆。為何這麼重大,全國矚目的案件會給一個這麼幼齒的女性法官單獨審理?結果寫出這麼貽笑大方的判決。

一個法官可以對憲法與法律有新的見解。在美國這樣的法官一定是最受歡迎,升官最快的。但法官畢竟不是藝術家,可以自由創作,甚至把眼睛畫在屁股上。法官不可以,因為從亞當到現在,眼睛都長在臉上。

法官的新見解必須限制在現行的憲法、法律、與過去判例所建立,的原則與架構裡面。這個唐玥小姐把刑法的阻卻違法,一個為一般刑事抗辯的理由用在馬英九洩密的案子裡,就這麼輕鬆地判決,把已經很亂的台灣司法,攪得更渾。這個案子是在憲法的分權與制衡的範疇裡面,是關乎憲法最最基本的精神與架構的嚴肅問題。

分權的目的就是要互相制衡。馬英九總統就是行政權的代表,行政權不能干涉或影響司法權,沒有憲法或法律特別明文的授權,不能就不能,在這個架構裡,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法官更沒有權力在自己判決裡行使立法權的空間。一個法官本來就應該面對這個重大的問題,細查證據,小心分析,做出合乎憲法,符合邏輯的判決。這麼大的憲法問題不去面對,卻用一個阻卻違法來草草了事。唐玥小姐,對我來講你就是把眼睛畫在屁股上的法官。西方有句諺語,“一個人講話時就是在介紹他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一個人講話不會有很多人聽,但一個判決是給現在及以後的上千上萬的人看的。唐法官,你告訴我們的就是你是多麼不勝任,不負責任,沒有正確邏輯,偏頗的一個法官。

一個法官應該時時注意到整個司法的程序正義與實質公平的問題。美國憲法第14修正案在同一個句子裡,同時提到程序正義 (Due Process) 與 實質公平 (Equal Protection)。這是美國憲法保護人權最基本最重要的規定。這就是為什麼美國的律師與法官每天都要去唸新的法院判例。美國的聯邦法院及50州的法院每個月都有很多新的判例,一個負責的法官或律師一定要撥時間出來了解新判例。另外,同一條法律不同法院有不同的解釋時,最高法院一定要出來做統一解釋。馬英九無罪,那黃世銘的有罪判決該怎麼辦?就像阿扁的案子,為什麼實質影響力說只適用在阿扁的案子,而不在別人的案子。所謂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實質的公平正義在那裡?

講到這裡,不得不再次的表達對最近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失望。現行的制度那麼多缺陷不願意檢討,像司法官的任用及退場,對過去不公不義的判決的補正,陪審參審等,討論的盡都是如何保護法官檢察官的既得利益的問題。假如民進黨控制的立法院不利用立法程序去補正的話,不要以為國民黨已經完了你們就可繼續執政,一定會有別的政黨起來取代你們。民進黨的朋友們,行政及立法的權力都在你們手裡,請不要讓我們繼續失望。你們的不作為,就會讓台灣司法的不公不義繼續發生。公義使邦國高舉,從立法院開始吧 !
(作者為華盛頓州律師、大西雅圖台商會創會會長、西雅圖同鄉會前會長)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