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東賢:自由為何寶貴

0
1679

當陳素娥小姐 (Becky Lee)當大西雅圖台灣商會會長時,1990年左右,她要出版一個刊物,請我也寫一篇,我已沒留版本。但我記得談到,數算資源和利用資源是致富的原因,最主要提到人的資源的重要,人的資源堪稱是所有資源的資源。多少自然資源豐富的國家,因人的資源無法開發利用,永遠是那麼貧窮可憐。

我1971年到華大繼續進修法律。當我上美國憲法課時,發現美國對人權的保護所做的努力,耳目為之一新,包括司法制度的完善,對程序正義以及實質法律的公平保護等等。因為思想的自由與人權的保護,及有發揮的平台,當時觀察到美國就這樣地吸引了世界第一流的科學家,文學家,哲學家,藝術家,及其他最優秀的人才到美國來。當時美國的教育制度,學校真正地提供學生學習的好環境,每個學生的天分,除非自己不要,都能受到培養。產學合作一直就是一種生態,加上政府、企業、社會的鼓勵,幾乎每一個人的才幹都能得到適當的培養及發揮的機會,這就造就了美國成為最富強的國家。我強調的是每個人的才幹都能受到培養,而且能不受限制地發揮。似乎每個人都有成為愛迪生或愛因斯坦的潛力。

我後來對聖經有進一步的瞭解,知道人受造與其他動物不同,人受造有上帝的形象樣式。上帝是無限的,所以每一個人都有無限的潛力。這更加強我對人的資源的重要性的看法。人的資源沒有被開發利用是最大的浪費。沒有自由,哪來人的才幹的培養,發揮,及利用。單就這個,就可斷言與民主自由的國家相比,獨裁國家絕對不會好到那裡去。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表面上的富有是脆弱的,不平等的, 壓榨出來的,像沙灘上的房子,隨時會倒塌。

最近北大一位非常受歡迎及尊敬的張維迎教授被邀請在2017年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講,題目是“自由是一種責任”。他從人口的比例,說明中國應該在對改變世界的重要發明項目上,位居前頭才對。中國在1500年以前,還有一些發明,但極不成比例。1500年以後,更是一樣也沒有。他說,西方國家,經過宗教改革和啟蒙運動後,逐步走向自由與法治,中國卻反其道而行。他說,“創造力依賴於自由!思想的自由和行動的自由。”中國的問題出在中國的體制和制度。他最後大聲疾呼,“因此,推動和捍衛自由,是每一個關心中國命運的人的責任,更是每個北大人的使命!不捍衛自由,就配不上“北大人”的稱號!”很可惜,張教授這麼震撼人心的演講視頻很快地被北京政府從網上刪除。在我心中,張維迎教授永遠是個非常值得尊敬的勇敢的學者。(南加台僑)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