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負責的第一步(鄒景雯)

0
1267

選後三週,敗選的民進黨至今尚未走出震盪期,有關領導者的方向、團隊的重整,乃至支持者信心的重振,都還有待醞釀,公開宣示要負起最大責任的蔡總統,究竟應該如何穩健掌舵?相信她已經密集聽取了各種不同的建議。

這麼多不同的意見匯集之後,是否有效篩揀,融會貫通,形成正向的改變?外界主要是透過其行動來進行測量;而這些時日,蔡總統主要呈現於外者,一是在總統府會見媒體的所謂「迴廊講話」,二是拜訪六都系列之一的「蔡柯會」,這些露臉的效果究竟如何?社會上有不少的討論。蔡總統還有許多不顯於外的活動,包括政府改組的擘畫,其中最核心的支點,當然是閣揆的確認,賴清德是否同意留任院長,最近引起民進黨內與工商界的關切,可見這個問題關係到政局穩定、政策推動,連帶影響民心。

對於蔡總統來說,既要求變,也要求穩,而且要在最短時間內達成,應該是減少流血、盡快復原的最佳途徑。於是她做了以上的變,希望凸顯總統在領導,也不斷遊說賴揆一起打拚,避免力量分散,但是這二者間,似乎沒有形成加乘效應,甚至有些相互抵銷,相當可惜。例如,蔡總統在「迴廊講話」主動談論機車加裝ABS的問題,被若干輿論批評是自己在當行政院長,置閣揆於何地;蔡總統與柯市長對話,畫面呈現出來,像是去受氣,沒有重建威儀;計畫與六都首長見面,新北市長朱立倫也酸度頗高地說:蔡總統已就任兩年半,才第一次要和地方首長會面。

一陣趕路下來,好像怎麼做都卡卡的?對於這些「事與願違」,蔡總統自己倒是「大悲之後無悲」,似乎沒有再比九合一選舉更大的挫敗,現在這些都是枝節的樣子,神經超級大條,一派不以為意;但是看在其選民眼裡,焦慮確實擴大,深怕延緩民進黨重整腳步的時程。

事實上,台灣的憲政制度經過多少年的實踐下來,早就已經形成向總統制傾斜的半總統制,總統經由人民直接票選產生,需要向民意負責,總統任命行政院長,由行政院長向國會負責,幾任總統不分黨籍,都是按照個人的意志在運轉,至於閣揆的空間,不只看總統授權,更看行政院長自己的施展,與總統的磨合。現在國民黨再挑撥,他們過去或是將來再上台,做法都會是一樣的。因此,前述的所有現象,全都指向既然是半總統制,就要有相稱的配套,則總統的幕僚群顯然需要全面改造。

一位有充足幕僚能量的總統,在每次行動之前,一定都會做好資料蒐集,敵情分析,議題設定的功課,務必讓每次主帥出征都能取得戰果。例如總統該不該與柯市長會面,雙方幕僚一定要細火慢燉出氣氛,如果沒到冒煙的時刻,實在沒有必要急著掀蓋,何況,「阿北」這人的性格很顯性,說個大白話,是欺弱怕強,一點也不難判斷,小英現在元氣尚未恢復,居然被送上門去給柯P「洩憤」,這是幕僚的嚴重失職。

即使不要與安倍首相有兩千名各專業領域的幕僚相比,蔡總統都需要大幅度強化她的幕僚陣容,把近身圈圈想辦法擴大,以更多元來彌補現在的不周全;其與行政院長的對話密度,也必須超越制度障礙,真正符合半總統制的實質需要,以減少扞格,增進互信。

先把這些最起碼的陣仗擺好,接著再有板有眼的出牌,台灣的民主需要勢均力敵的抗衡,民進黨非站起來不可。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