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米山談台灣艾滋病防治

蔡米山醫師(左)演講後接受台美人論壇會長李成奎博士的謝狀。

應台美人論壇之邀,台灣名醫蔡米山重症專科及胸腔內科醫師,4月27日在洛杉磯台灣會館演講,他是嘉義布袋人,高醫畢業後曾來美國阿肯色州訓練,回高醫擔任胸腔科、加護病房和急診科主任。

1988年5月他從一位28歲男同性戀者,診斷出台灣首例本土型HIV+艾滋病,兩個月後又從一位36歲特種營業的婦女發現,經報導後掀起台灣隱藏的艾滋病防治風潮,兩個月內蔡醫師發現三個病例,都是經由性接觸而感染,打破人們以為只有美國人才會得(1981年在注射毒品群及同性戀者中首次發現)艾滋病的觀念,一時全台灣艾滋病的風聲人人自覺,紛紛暗中拜託醫生驗血診斷,尤其同性戀者、尋花問柳者、有婚外情者、注射毒品者、曾接受輸血者、或即將結婚者等,也提昇性安全要用保險套的觀念。

頭幾年因對HIV病毒無特效藥,死亡率很高,被認為是世紀末上帝的懲罸,幸好台裔科學家何大一醫師深研HIV病毒之後,成功發明雞尾洒配方,竟然可以阻止HIV病毒的作怪,贏得時代雜誌1996年度封面人物,讓數十萬患者有藥可服維持健康生活,就像籃球明星Magic Johnson那樣依然活躍,只是特效藥價格太貴了,每個月至少美金一千元,台灣健保成立艾滋病基金,兩萬多患者每個月的藥由健保專款支付,是全世界難得幸運的健康保險,不少境外人士想辦法要搬來台灣住,享受优良的醫藥水準。

艾滋病至今尚無可靠的疫苗,在非洲,東南亞和中國等地新的病例繼續發生,台灣由於全民防患得當新的病例很少,蔡醫師參與多年的衛生署艾滋病咨詢委員會也解散了,他曾被政府選派來美國參訪醫學中心,交換治療艾滋病的心得,認為CDC疾病防治中心對台灣一向十分關心,台灣醫界邊也一直保持緊密連繫,可補救沒能參加WHO世界衛生組織之不足。

HIV患者的免疫細胞CD4-Tcell逐日被破壞,經過一陣空窗期(通常三個月) 才會顯現抗体和症狀,這期間如果去捐血,會感染受贈缺血的病人。HIV病人易受感染而患像PCP肺囊腫肺炎或泡疹等,如無特效藥可服只有等死,更可憐的是(新生兒易從母親感染艾滋病)受歧视不被包容,成為社會問題。醫療人員一方面要呈報主管單位,另方面要保護病人隱私。減少恐懼也重要,例如護理人員不小心被注射針刺到,要如何安全處理的流程等。

經過艾滋病的抗爭和2003年中國Sars的侵襲,台灣的防疫實力增強甚多,早期診斷治療還是重要,患者的人權必須兼顧他人的安全。

蔡米山是洛杉磯名醫蔡長宗的胞弟,兩兄弟不只精專醫術也樂意傳播醫學知識,對台灣的前途更是關切。(鄭炳全報導)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