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特曼:中國年10萬例器官移植/絕大多數源自法輪功、維吾爾人

0
2658
大力抨擊中國活摘器官,釀成全球人權大災難的葛特曼。

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這位致力於中國人權問題的調查者、分析家,今年7月間,他向捷克布拉格參議院介紹,他所發現的中國強摘器官狀況,以下為葛特曼演說內容,由外媒《洞察時報》(Vision Times) 編輯整理後發表。本報摘譯如下:

3年前(即2015年),我同樣在捷克參議院,發表關於中國活摘政治良心犯器官(Chinese organ harvesting of prisoners of conscience)的證詞;經歷這幾年,關於我們調查團隊成果,以及中國共產黨如何面對活摘器官問題?皆值得注意重新檢視。

不過,我今天在這裡告訴大家,我們的揭密團隊是失敗了(譯註:無法影響中國的一意孤行);這個世界正面臨中國所帶來的空前人權危機,而且這在人類歷史上,沒有一個時代、政權足堪與之比擬。

讓我從介紹如下這張圖片,開啟今天的演說主題,據我們推斷發現,當時的刑場應該位於1980年代末期的新疆地區。這張圖片,有兩位遭處決者,左側那位男性臉孔,呈現不安、手肘交疊,試圖注視官方行刑者;這個男人蓄鬍,很可能是個維吾爾的穆斯林信仰者。右側的男性受刑人,則無懼地注視我們,他身上裏著白布,是為了避免遭射殺時,血液噴濺出來。

為什麼這類圖片會流傳出來,原因是中共認為這類展示是合法的,甚至是可頌讚的。這2位受刑人的身上,還掛上牌子,寫著他們的觸犯罪刑。假如,我們將行刑者的種族特徵用模糊化的馬塞克掩蓋,這類行刑圖片甚至可以適用於世界上任何專制國家。

(資料圖片取自/Vision Times網頁)

外科醫師轉換為新行刑者

30年後的2018年,中國的新行刑者,其身分轉換為外科醫師;他們受訓成為人類器官「摘取師」;器官摘取種類包括心臟、肝臟、腎臟、肺臟,以及眼角膜。

我的說法,如果出現於今天的英國倫敦,可能會被看成稀奇古怪、危言聳聽。但是在布拉格這座城市,我知道你們在20世紀階段,曾經歷共黨統治的悲慘歲月,你們較能夠體會共產黨的一些倒行逆施作為。

中國活摘政治良心犯器官的惡行,曾遭到美國眾議院通過H.R.343決議譴責,該決議案引述「持續性的可信報告」資料,認為中國確實還在摘取良心犯器官。該譴責案於2016年夏天通過。隨後的2週,歐盟議會亦通過一分內容幾乎雷同議案。

相關的「持續性可信報告」資料,在2006年開始出現,當時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等2人,首先在一項研討會提出「血腥器官收穫」(Bloody Harvest)報告書(亦稱之為,喬高-麥塔斯調查報告),該報告提出錄音事證指出,中國一家醫院從業人員在電話中指出,想要取得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只要2個禮拜的等待期。另一分可信報告名為「國家器官」(State Organs),於2012年出版,引發全球醫師日愈關切中國的器官摘取惡行。

2014年7月間推出的英文版《屠殺》( The Slaughter)一書,其副標題名為「大規模殺害,器官收穫,以及中國對付異議人士的秘密手法」( Mass Killings, Organ Harvesting, and China’s Secret Solution to Its Dissident Problem)。我的敘述方法,企圖回答一項關鍵疑團,此即:良心犯的器官摘取行為,在中國內部究竟如何取得演化式進展?書籍內容,我訪談了醫療專業人士、中國執法人員,以及100多位逃離中國難民。這本書同年推出德文版、捷克版,因為這兩個國家關切該項人類惡行;另外一項原因是,捷克數學家 , 企業家 ,暨反腐運動者卡洛理.珍涅克(Karel Janeček),樂於贊助可觀的出版經費。

 

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參與調查法輪功遭活摘器官指控)

遠比想像悽慘/中國活摘器官屠殺

2016年我與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前亞太國務卿喬高(David Kilgour),以及國際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合作,出版一本厚達700多頁的更新版調查報告,其內容指出:中國屠殺無辜者的活摘器官事實,遠比想像中來得更加悽慘。該書資料,引用來自中國的2,300份註解。該著作的推出,無疑成就夜空裡懸掛的一顆閃熾星光;也等於向全世界宣告,我們團隊關切中國活摘器官的調查活動,而且依舊好端端存活著;不會停止行動。

回到1980年代中國,當時受到摘取器官者,主要都是死刑犯,而且是在醫療廂式搬運車輛裡面動手摘取。一位中國員警曾告訴我,他曾親眼目睹而且檢視,遭到器官活摘後的人體。

中國活摘人體器官實驗,始於新疆地區。另一位員警指出,1994年間,他曾聽到一部醫療廂式搬運車輛內部,多次發出尖叫聲,這似乎意味了,遭到器官摘取的人犯,當時仍然活著。

1995,當時在烏魯木齊擔任腫瘤外科醫生的安華.托帝(Enver Tohti ),就曾在中共強迫之下,從一名活著的囚犯身上,摘取腎臟,以及肝臟。

 

(匿名維族人員警圖片。取自/Vision Times網頁)

1997,位於新疆西北部的伊寧市(拉丁維文, Ghulja)發生暴動,警方隨即射殺約40人,並逮捕數千名維吾爾人;這位維族人員警(如圖上)目睹人犯一個個消失;之後(譯註:遭活摘器官),就直接「蓋棺」埋葬,當時的那所墓園,有安全員警隨時密切巡邏。

另有一些維族證人,在此無法展示給大家看。一位伊寧市護士憶及,她在醫院擔任護士期間,曾發現一些維族人孩子,送院治療期間,在短短48小時內死亡,這很可疑。另外,在烏魯木齊的一位年輕醫師,被迫為飛抵醫院的6位老邁中共高階官員,比對「維吾爾政治犯」的血液樣本,因為這些幹部急需新鮮的腎臟、肝臟。當這些高幹得到新器官之後,又有6位高幹來到醫院等待器官。

原本中國境地,只有少數幾家軍醫院,從事這類謹慎小心的活摘器官勾當,專門拿來為中共高幹服務,然而新疆的摘器官惡行,僅止於針對維吾爾人嗎?其實不然。

到了1999,中共將鎮壓目標指向法輪功學員,估計其在中國總數約有7千萬人;其中約50-100萬學員,曾被集中關押於勞教所,例如瀋陽就有一處專門羈押地點名為「監獄城」(Prison City);透過法輪功學員遭羈押人數不斷增加,中國的器官轉植行為,同步呈現爆炸性成長,遍及全中國。

柯文哲案例

2005年年底,中共公然從勞教所獄內,把法輪功學員抓出去活摘器官,這類強摘動作約每六個月就進行一次。中國一些院方人員曾告訴一些(參與仲介)的台灣外科醫生(譯註:即應該包括柯文哲在內),並說,所有這些器官都將來自於法輪功學員(英文原文為:Chinese hospitals were telling Taiwanese surgeons that all the organs would “come from Falun Gong.”) (譯註,另據《維基百科》引述美國加州執業高律師(M. Bob Kao)關於葛特曼書中256頁內容的如下描述:

「柯醫師去了中國,認真仔細地和他的同業們按表操課搏感情:喝到掛的盛宴、卡拉OK、白蘭地加茅台酒、微妙的恭維和對他腔調的調侃。當儀式真正告一段落,每個人的酒都醒了,中國外科醫師找他說話:

「你是我們的一份子。你是我們的兄弟。我們算你家庭價。但我們還會幫你做更多。我們注意到你很擔心器官的品質。我們也信任你的判斷力。所以你不用擔心你的病人,他們只會得到最好的:所有的器官都會來自法輪功。」

柯醫師微笑,客氣地感謝他們,移植過程開始。」)

英文版原文內容如下:“Dr. Ko went to China and meticulously worked through the checklist of intimacy with his medical colleagues: The go-to-hell banquet. The karaoke bar. The cognac followed by the Mao-Tai. The subtle flattery and the jokes about his accent. And when the ritual was truly finished, and everyone had sobered up, the Chinese surgeons summoned him.

“You are one of us. You are a brother. So we will give you the family price. But we are going to do more for you than that. We noted your worries and concerns about organ quality. And we trust your discretion. So you will have no worries for your patients. They will receive nothing but the best: all the organs will come from Falun Gong.

“And Dr. Ko smiled and thanked them politely, and the process began.” (256)

(2008年葛特曼與流亡泰國曼谷的法輪功難民合影。圖片取自/ Leeshai Lemish/Vision Times)

法輪功、維吾爾人皆為中國器官主要來源

上圖照片,幾乎就是中國法輪功學員的命運縮影。照片中5位女性,皆曾被抓進中國勞教所,她們皆遭到刑求,其中一人受到性虐待,最左側的女性京田(Jing Tian之音譯),她曾接受器官移植前的檢驗測試(譯註:換言之,她有受到器官相容性與否的前置篩選測試,但沒有進入第二階段的實際摘除)。過去我曾估測,從2000-2008年,中國法輪功學員因為器官被摘除而喪命者多達6萬5千人;如今,我認為因喪失器官而致死人數起碼13萬人。

關於藏人,是否遭到器官摘除?我手上並無具體案例資料,無從評斷;不過,藏人也受到跟法輪功學員同樣的,醫療前置作業器官功能檢測。

2012年間,中國重慶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兼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企圖叛逃至位於成都的美國使館,尋求庇護。2週過後,世界人權組織對中國迫害法輪功學員問題展開調查,結果發現(下圖,右側人物)王姓醫師,在中國得到傑出貢獻獎章,原因是他監督了數千件器官摘取,以及轉植案例。

 

(監督數千件器官摘取、轉植的中國王姓醫師。圖片取自/Vision Times網頁)

根據我的估算,中國每年從事的器官轉植件數高達10萬例,包括一般醫院的最低需求8萬件,以及「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位於北京的「解放軍第309醫院(解放軍總參謀部總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總醫院」,以及位於西安的「第四軍醫大學」(即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軍醫大學)等4家老牌醫院每年從事約2萬件轉植案例,所以總計數量應有10萬器官移植案例。中國官方宣稱的自願捐贈數為7千件,遠遠無法滿足實際需求數量。其中的龐大不足差額,則主要由法輪功學員補足。一位曾在中共勞教所裡面的匿名女性(如下圖)指出,2013年期間,她每天就看到約500位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受到摘取器官前置作業的相關醫療檢測。

(匿名女性圖片取自/Vision Times網頁)

中國的強大器官需求,不只法輪功學員遭殃;中共甚至(可能)意圖讓新疆維吾爾人成為「主要器官來源」。過去1年來,新疆1千700萬維族人,不論男女、孩童,皆強迫接受DNA 以及血液檢驗;我們亦得知約50-100萬維族人,主要為男性,被中共送進「再教育營」。

關於維族人可能遭到的器官活摘狀況,人們只能獲悉概略的、不完整資訊;因為網路防火長牆的阻斷,而且西方人士不被允許進入新疆。不過,我們確知中共正在新疆建造9座火葬場(crematorium,或譯為垃圾焚化場),讓人可疑之處在於穆斯林信仰者,傳統上採取土葬,為何要蓋那麼多火葬場?目前,靠近烏魯木齊的火葬場已完工,開始運轉;一般火葬場,皆只有2-3名安全警衛,然而位於新疆的這座,雇用安全警衛人數高達50人,這是第二點可疑之處。

我不知道其他人如何表述,這場中國所帶給世界的人權大災難,這些錯不了的證據,正逐一在我們眼前展開;請大家為這場人權惡耗做點事,例如透過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Magnitsky Act),禁止從事器官移植的中國醫生,入境捷克,或通過決議案予以制裁,亦可發表聲明譴責中國縱容活摘器官惡行,總之,為中國少數族群政治良心犯,做點事吧!民報1005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