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俊榮「政變」!下一步咧?(金恒煒)

從「九合一」民進黨大潰敗到葉俊榮以教育部長權位獨斷獨行,讓管中閔上任台大校長,其實是一齣政治大戲。這齣戲以「敗選」始以「插管」終;不只是執政黨敗選症候群的發作,從政治面來看,不啻內閣的一場超完美「政變」。

為什麼說「超完美」?葉俊榮早就策劃好了:緊瞞著直屬長官行政院長賴清德,也密不洩漏丁點風聲給執政黨立委,這是變起肘腋;相反的,預先通告在野黨立委柯志恩:「我做了一個非常勇敢的決定」,這是裡通敵黨。然後一邊發公文、一邊召開記者會:發公文是造就既成事實,不容行政院翻案;召開記者會是公諸社會,佈達成命。接著事先寫好辭呈,面交院長,不容閣揆有絲毫置喙的空間,最多只能「勉予同意」。賴清德的「勉予同意」與葉俊榮的「勉予同意」,用字一樣,一個如千鈞之重,一個如毛羽之輕。行政院被葉俊榮玩弄於股掌,一步一步墜入其彀中。看來可憐,實際可惡!

行政院從頭到尾跟在葉俊榮屁股之後收不了爛攤子。葉俊榮不是單獨做案,共謀的至少還有次長范巽綠等數人,葉爺們竟而可以上欺長官、下侮社會,竟然還敢自比耶穌「扛起十字架」,甚至大言不慚表示「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情」。

「對的時間」是啥?就是執政黨大敗之際,「對的事情」是啥?就是「插管」必達,全面向管爺們輸誠。葉俊榮提出的所謂「合乎法律良心、合乎大學自治理念、合乎程序正義的論述」,只要比對葉俊榮「臉書」所述,可知葉爺洞悉「管案」的「瑕疵」/「不法」之所在:(一)遴委會、管中閔及遴委蔡明興規避利益衝突的程序正義而不問;(二)事發了,遴委會拒絕完成程序瑕疵的補正,「怠於履行職責,造成無法課責大學的僵局」。所以錯在遴委會,僵局出於遴委會。然而葉的結論卻是「大都非屬法律明顯重大而導致聘任無效的瑕疵」,甚至引釋字第五六三號當護身符。問題是此號釋憲重點在「大學教學之內容及課程」,並不能挪為遴選校長(「瑕疵」 或「不法」)的保護傘,更何況葉結論拈出更基礎、重要的原則:「大學是社會良心,應負有重大的社會責任。」那麼遴委會的「不法」可不可以用「瑕疵」掩蓋?此瑕疵/不法,有沒有違背「社會良知,社會責任」?就算「瑕疵」好了,也必須先補正再任命,沒有補正就任命,違反程序正義,何況葉已卸任,「三個月」云云是脫褲子放屁。

葉俊榮曲意承歡「對立」的一造而背叛他所服務政黨的核心價值,所作所為,不是「政變」是什麼?

對葉的「政變」與「叛變」,行政院事先不斷然處置,事後又兩手一攤:「公文出去,沒法追回」,這是坐視「生米煮成熟飯」。行政院長在葉開記者會前一小時收到簡訊,立刻可以做的是,馬上開除葉部長,使他的記者會、公文失效;賴清德只輕輕回應「審慎處理」,坐失良機。那麼現在難道毫無辦法?不然。憲法第五十八條明文規定「各部會首長,須將…重要事項…提出行政院會議議決之。」「管案」已折損兩部長,當然屬「重要事項」。葉部長沒有經過行政院會同意,卻公然「私了」,當然違憲。違憲的法律、命令無效,一紙公文更當無效。行政院據此可以宣告葉俊榮的公文是廢紙,而且可追究葉的刑責。

一個政黨可以被人打壓,但不能被人當笑柄。蔡英文已無救了,賴院長至少可以亡羊補牢,拿出一點道德勇氣與政治魄力來。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自由時報122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