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航罷工 手段就是目的(陸非)

0
677
中華航空公司發生機師罷工。

華航機師罷工落幕了,三年內華航承受兩度罷工,都選在綠營執政期間,一次是選在小英總統出訪,一次是選在春節,這個「總統心中最軟的一塊」姿態並不軟,不但悍然拒絕傾聽民眾對預告性罷工的訴求,也堅持在民眾最需要疏運的時候,顯而易見的,他們並不在乎社會大多數聲音,他們在乎的就是罷工,一般來說罷工只是手段,但觀察後可以發現,手段就是目的,只有執政當局不懂,華航不斷無條件退讓的結果,就是應接不暇的各工會罷工與極可能發生的海陸空全國大罷工。

筆者仔細研究了機師工會訴求,發現從去年罷工投票雙方的二十一項核心議題,還有八月廿三日雙方讓罷工投票暫時落幕,共識就是飛安獎金,疲勞議題根本就不是工會主要訴求,直到今年工會見輿論質疑機師訴求正當性,才轉為訴求改革疲勞航班。

筆者以為,不管是機師或空服員,都避談自己的高薪與超長休假,將議題框限在每月為數不多的跨夜紅眼航班,但不管是空服員或機師,在航空管理實務上都有AOR作為依據,既然符合國內法規,工會為何要說自己可憐,被逼上梁山?基本上就是在塑造弱者形象,尋求各階層工會及社會聲援,但由於機師多金形象深植人心,這一點罷工者沒有討到便宜。

從機師罷工的議題來看,從廿一條到五條,差異極大,光第一次談判的共識,即八小時以上派遣三人及十二小時以上派遣四人,工會就翻盤變為七小時派三人,原本討論紅眼航班又變成「短飛時、長工時」航班,工會對於工時認定也搖擺不定,故意讓談判破局,以增加談判籌碼,甚至故意將談判時間訂在凌晨一點,吃定資方不敢在凌晨談判,沒想到華航總經理謝世謙一口答應,被資方反將一軍。

除了議題訴求上的搖擺,工會也採取選戰中的二元對立,除了拉攏同一企業的其他部門工會如空服員職業工會與修護工會,還有相同產業的不同工會,例如長榮工會,不斷抹黑資方,將司法打成顢頇唯利是圖,不顧員工健康的壞蛋,事實上航空公司的飛安直接影響顧客信心,航空公司怎會不重視,且工會從來不說明這些過勞航線大部分是貨機,與大多數乘客何干?工會卻裝傻。

另外,工會師法選戰奧步,操作假消息,第二次協商,交通部官員發現工會幹部談判到一半到樓下跟媒體放話,顛倒是非將開會進度停滯的責任推給資方,才改變態度接受直播,結果是直播打破了工會擅長操作假消息的策略,經過透明公開的轉播,大眾親眼看到工會幹部的驕傲與不當言行,與華航中階幹部的不卑不亢高下立判,直播堪稱是華航逆轉戰局的經典策略。

觀察上次政黨輪替後的航空業罷工,基本上已經由二○一六的空服員罷工中得到充分鼓舞與養分,再加上這次機師罷工,背後的工會勢必乘勝追擊鼓動一連串爭議行為,小英政府若怕得罪這群自稱是弱勢的高薪工人,對高薪工會一味退讓,失的恐怕是大部分民心。

(作者為航空業員工)自由時報0221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