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獅團的紅布寫著中華台北(莊榮宏)

昨天有舞獅團在大鼓的紅布上寫著「中華台北」,出席活動的蘇貞昌認為,要嘛中華民國,要嘛台灣,明明在自己國土上,怎會去寫那四個字?於是有感而發:往後別再邀這個團了。

台灣的獅團大致有三,一種是客家金獅;另一種是台灣獅,又叫青面獅;還有就是廣東獅,又稱醒獅,昨天那團是廣東獅。

廣東獅原稱「瑞獅」,源自祥獅獻「瑞」,但因瑞獅的廣東話音同「睡獅」,為了表達抵抗外來強權欺凌的意涵,後來正名為醒獅,以示「覺醒、自強」之意,此一改名有時代背景及嚴肅意涵。

既稱「醒」獅,就必先有覺醒,而後才能自強。「覺醒」植基於自我覺知,「自強」則賴具體實踐,兩者都環繞在國家民族,於台灣而言就是台灣本土意識,具備此意識,自然會選用中華民國或台灣,否則就會使用無奈的中華台北,而不符合醒獅的精神。

但這不能怪獅團,一來主管民俗教育文化的有司,從未認真傳承內涵,二來政府機關習於使用這四字,既然上行當然下效,三來官民俱已馴化於地區格局的四字而不自覺,既無覺,如何醒?不醒,又何從實踐?

台灣外有來自中國的強權欺凌,貶我為一國兩制下的中國地區;內有親中舔共之徒,與對岸隔海唱和一國兩制。在威逼與催眠兼施之下,官民渾渾噩噩,本土意識衰退,宛如睡獅,等於睡死,這個民族自然敵我不分,難敵中國威脅利誘。

所以,台灣各級學校熱中把學生送去中國被「交流」,卻不提醒孩子「對岸是曾用坦克和子彈屠殺學生的共產極權」,官員校長和老師坐視下一代被共產教育影響心智。退一萬步,又焉知中共沒有在台灣囝仔的心靈播下種子,好讓他們回台灣發芽,他日在緊要關頭為中共所用?

所以,台北市議員昨天質詢柯文哲:中國的「九二共識」是一國兩制,你是否贊成?這個首都市長卻拐彎抹角半天,就是說不出一句「我拒絕一國兩制」這麼簡單的話。

所以,下屆總統大選競逐者,藍四綠二白一參選人多達七位,本質其實只有兩位:一位是親中虛台,另一位是抗中保台;藍白五人屬於前者,蔡賴屬於後者。

何以說藍白皆屬親中虛台?這是有原因的。

美中冷戰,美劃出紅線,各國須選邊站,不容投機搖擺;台灣若親中,必遭美制裁,經濟國防外交將弱化,致體質空虛,蹈中國之覆轍。親中導致虛台,參選人對此推論可能不服氣,但這是大勢所趨,非個人主觀意志所能扭轉。

假設藍綠白三腳督,因藍白都主張親中,邏輯上柯應挖到藍的票,實務卻相反,綠被柯挖走較多的票。造成白綠選票流通,關鍵在人民尚未覺知「投柯或投藍,差別不大」;喚起人民從睡獅變成醒獅,綠營才有機會取勝。自由時報060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