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聯合協定的台美新關係?(歐瑋群)

0
1042

 

二○一六年川蔡通話,震驚國際,曾擔任川普團隊顧問的葉望輝日前爆料,說蔡政府得知川普同意通話時「被嚇死了」,懷疑「可能嗎?可以嗎?」還因此延遲兩週才正式通話。

川普就任至今,台美關係確實起了明顯變化,地緣政治也已悄然改變:中國持續南海造島軍事化,機艦頻繁進出西太平洋直窺第二島鏈,一帶一路、中國製造二○二五計畫瞄準西方自由經濟體制,最近更劍插美國後院。諸種「崛起」作為,不僅是國防部長馬提斯提及的亞洲「朝貢體系」再現,更試圖重塑全球新秩序。

從歷史經驗來看,每次地緣政治的變動,都為台灣帶來關鍵性的變化。一九五○年韓戰爆發,冷戰開啟,延續了原先只是受盟軍委託代管台灣的蔣政府命脈,台灣當局也得以繼續代表中國在聯合國活動。

到了一九七○年代,因為聯中制蘇的需要,美中關係正常化,台灣問題被美國擱置。但原則仍未變動,即杜魯門聲明所表示:「…台灣之未來應俟太平洋區域安全恢復與日本成立和約時,再予討論,或由聯合國予以考慮。」今日無論蔡政府所主張的「維持現狀」或美國曾通過及準備提案的一連串法案,都是立基於維持此國際秩序的基礎之上(台灣關係法TRA第二條b:西太平洋的和平安定是美國的核心利益)。

回首一九五四年,美國在舊金山和約台灣地位未定論的基礎上,以限縮台澎防衛區域的靈活方式簽署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避免了美軍在中國領土上作戰的法律困境。今天,台灣已發展出國際法學者Louis Henkin所主張的「事實上之實體(de facto entity)」,且TRA亦有類似規定(第四條b:當美國法律中提及外國、外國政府或類似實體、或與之有關之時,這些字樣應包括台灣在內,而且這些法律應對台灣適用),未來難道不能在此基礎之上,以變通方式建構台美外交新關係—例如參酌馬紹爾、帛琉「自由聯合協定(Compact of Free Association)」的模式?

中國如果繼續破壞現狀、破壞全球秩序,屆時,被美國「嚇死」的很可能就是北京了!

(作者為民間企業法務專員)自由時報0829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