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工會罷工權該檢討了 (李伸一)

 

由「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發動的長榮航空公司空服員罷工,已持續進入第十二天,造成長榮航空公司估約二十一億元以上的損失,四十萬名旅客的行程、權益受到影響,旅行業者也估計損失達二十億元。而罷工的空服員,不但忍受日曬雨淋之苦,且事後恐有回不去公司上班的疑慮,真是一場四輸的罷工。此次罷工可能受到之前華航兩次罷工,資方妥協的鼓舞,而未能適時結束罷工,也可能發起罷工的職業工會誤判情勢所致。

勞工有組工會及加入工會的權利,一般工會分為「職業工會」及「企業工會」,「職業工會」由不同公司但相同職業的勞工所組成,「企業工會」限於同一公司的勞工所組成。上次華航罷工,其他航空公司工會會員參與投票同意;此次長榮空服員罷工,其他航空公司工會會員也參與投票同意,八大訴求似乎也不能完全反映出長榮空服員的本意,其後工會雖有做些退讓,仍未為公司所接受。

每個公司的經營條件、企業文化不同,一家公司勞工是否罷工,由其他企業的勞工參與決定,雖符合現行法規,但卻不合理,有借助外力綁架員工意願且影響企業正常經營的疑慮,尤其服務業,受波及的更是廣大的消費大眾,因此為了企業永續經營、社會和諧及消費者權益,除須訂立罷工預告期,規範突襲式罷工外,工會法有關職業工會的罷工權也實有檢討的必要。

(作者為國策顧問,財團法人現代財經基金會副董事長)自由時報07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