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中國的戰略轉向 (洪博學)

0
60
洪博學

已經出柙的老虎,誰有能力把老虎叫回來?

華府智庫蘭德公司說,「如果美國對中國貿易戰爭晚兩年啟動,那麼美國將會是落敗的一方」,這個分析並不是危言聳聽,印證了貿易戰爭的啟動,川普圖謀已久,這份報告仍在川普桌上,時時警惕著白宮主人。

去年發展至今的貿易戰爭過程,已經經歷華府和北京,主客場來來回回9次談判,仍然無法下場,無法達成協議,現在情況看來,美國稍稍占上風,但是,美國經濟體質也確實已經遍體麟傷,誠如美國眾議院前議長金瑞契,在最近一次「面對中國當前危機委員會」中所說,「美國正在失敗」,這個委員會是美國保守派的行動隊伍,從1950年到現在,為了應付紅色共產擴張,第四度組成委員會,裡面成員有金融家凱利巴斯,前教育部長班奈特,班農等人,美國保守派一直是川普後盾,長期來比較親近共和黨,但是,我們不要忘了,美國社會有反共的保守派,也有親共的「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根據何清漣教授最近出版的新書,「紅色滲透」,把這個團體稱為「擁抱熊貓派」,這一個派系正結合華爾街老闆,抵制川普的抗擊中國策略,因為美中貿易戰爭開打,華爾街老闆損失巨大。

熊貓被誰養大的?美國無法免責,根據統計,從1979年到2019年,整整40年的扶助,中國的國民生產毛額從2185億美金上升到13. 4兆美金,造成熊貓突然長大的最主要因素,是柯林頓執政時代,美國排除困難,把中國引進世貿組織,從此後患無窮,中國從不接受世貿組織條約,卻要享受貿易福利,於是,小小熊貓已經養成大魔鬼,整整40年,西方自由派的學者仍然相信,經濟可以演變政治論調,認為貧窮是共產主義溫床,所以,只要中國有錢了,中產階級興起,中國必然朝著民主自由人權路上發展,現在,中國中產階級人口逼近1.5億,其中一半是高所得,高消費,全國年均所得已經來到8000美金,但是,居於貧窮線以下人口,仍然高達3億,貧富差距比起西方國家更嚴重,事實上,中國城市外觀硬體設施,有很大改變,很多農村轉型為城鎮,但是,中國內在精神,並沒有朝向西方寄望的普世價值發展,多數人民仍然被剝削,民主法治被消滅,洗腦教育下,反西方的義和團思想,更加嚴重,中國變成新型態的「黨國權貴資本主義」,從寡頭統治轉變成更大的獨裁,少數人奴役多數人,改革開放40年,只是口號。

鄧小平時代,所謂韜光養晦政策,已經一去不回,後鄧時代的江澤民和胡錦濤,被視為開明執政,隱忍10年的擴張野心,擔心被西方察覺,就算實施紅色擴張主義,還是不敢大張旗鼓,但是,2013年,習近平掌權之後,已經無須偷偷摸摸的擴張,這個時候,正是歐巴馬執政的二期,因此,美國歐記政權,也被視為對紅色中國擴張的最大幫兇。

FBI捕抓中國特務

當然,紅色擴張危害全球,所有責任不能全部推給歐巴馬,歐巴馬剛上台,就要面對美國次貸金融風暴,內政危機當前,這場超完美經濟風暴,席捲半個地球,但是,中國幸免於難,卻也使中國認為,「自己的共產資本主義制度,更優於西方國家」,也種下輕視美國的心態,因此,中國可以趁機對美國進行各種滲透,盜取高級科技,目前聯調局FBI正在搜捕的「千人計畫」團夥,就是在江澤民執政時,進入美國,去年,這個團夥的首腦科學家張首晟,利用丹華投資公司技術轉移到中國,接受301調查後,墜樓死亡,死因成謎,當然,張只是其中之一的特務,美國聯調局正在加緊腳步,捕抓更多特務,和隱身美國的網路駭客。

歐巴馬第二次執政,中國開始唱議所謂「G2集團」,兩個大國政治,認為美中可以共治全世界,並且說,「太平洋夠大,可以容納兩個強權」等等,歐巴馬也迎合這種倡議,把中國升級為經濟夥伴,反恐夥伴,戰略夥伴,中國在全球地位,更加上漲,中國為了進一步提升經濟能量,安排林毅夫進入世界銀行擔任副行長,不單單讓人民幣進入一籃子貨幣,而且違規開後門,讓已經達到中等收入中國,仍然可以在世銀貸款,掏空世銀壯大自己,增加經濟實力。

還有更誇張的事,2008年,美國起草一份「美國對中國政策白皮書」,這份白皮書竟然是委託中國外交部底下的分支機構,「中國國際關係研究所」草擬,領銜人是所長馬振肖,撰稿人劉學成,證明了歐巴馬時代國務院,充斥著擁抱熊貓派。「詳見,何清漣所寫中國潰而不崩」

很顯然,歐巴馬的親共政策,也變成台灣馬政府的仿效對象,2008年,馬英九能夠擊敗台灣人政權,輕鬆取得輪替勝利,最大原因就是阿扁的案件,遭受貪腐質疑,當時提供給台灣藍營立委,有關「愛德蒙組織」阿扁在海外藏金的訊息,就是來自美方「擁抱熊貓派」,透露給中國知道,然後把資料轉到藍營立委手上,趁機在國會引爆。(詳見,袁紅冰台灣大劫難)

馬政府一上台,立即從防共政策轉變成親共,說好聽是無須擔心老共侵略,口號高喊,「打開門,阮顧厝」,結果是放任小偷進門,第五縱隊入島,入戶,入腦,五星旗處處飄搖,也因為過度親共,2014年引發大學生發動的太陽花學運,把即將完成的「兩岸經濟統合」,硬生生擋了下來,即便如此,台灣的內部已經布滿「擁抱熊貓派」,從台灣民意基金會歷年來所做的「對中國好感度」調查,馬政權八年下來,台灣對中國好感度數字一路上升,剛好和世界對中國行為日漸反感的情況,反向而行,歐美國家對中國好感降低,因素很多,但是唯一相同的就是對紅色擴張感到害怕,台灣卻與世界潮流背道而馳。

被神燈放出去的魔鬼,還能收回瓶子內嗎?這個問題正好說明,美國從1979年到現在,經過40年的美中政策,最大的戰略轉向,當下的川普,正在扮演把魔鬼收回瓶子的腳色。

川普的戰略轉向,從競選之前,就已經有跡可循,川普看到40年來美國餵養中國壯大,但是卻付出藍領工人大量下崗的代價,低廉,品質沒有保證的商品,充滿賣場,小鎮的零售商店受到打擊,一家一家倒閉,到處是失業和貧窮,川普看到問題的關鍵來自中國,川普也對民主黨增加稅收,以及放任式的難民政策,和美墨邊界移民政策不滿,更重要的是,川普若要拯救美國,讓美國再次偉大,首先必須扭轉歐巴馬八年的親共政策,這個轉向是川普當選前,已經決定了,面對眼前美國的深沉危機,如果川普仍然秉持「歐規川隨」,那麼美國不只是淪為二等國家,恐怕美國民主有可能被紅色顛覆,這才是川普警覺的原因。

美國親共派「擁抱熊貓」,始於1966年,由季辛吉建立的「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帶頭,這個委員會是美國親共學者和政客及商人聚會天堂。

2016年,川普剛剛上台,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在紐約總部舉行一場50年紀念會,主席史蒂芬歐倫斯在會場上用標準華語致詞說,「現在是我們的朋友最失敗的時候,我們要給它們光明,提升勇氣」,這裏所指的朋友,當然是中國。

歐倫斯的親共,從他的履歷上來看就一目了然。

1979年,歐倫斯跟隨美中建交團隊,首次來到中國,當時,歐倫斯的職位是國務院太平洋司的法律專員,歐倫斯的商業嗅覺厲害,第一次接觸中國,就知道這裡滿地商機,從此離開政治,轉行經商,靠著中國給他開的方便之門,果然事業亨通,只要看他的經歷就知道,雷曼兄弟投資亞洲區總裁,「2008年成了金融風暴引信」,私募基金凱雷亞洲區總裁,麥格理亞洲付費電視基金總裁,這家公司也就是台灣寬頻通訊公司前身,2017年賣給郭台銘,目前歐倫斯是中國民生投資公司,海外投資諮詢顧問,專門替中國海外併購高科技公司牽線,最近,美國政府已經對這家公司警惕,並且對中國併購美國高科技公司,進行技術轉移,要求嚴格審查,前面所述「當前危機委員會」除了推促國會盡速通過「防止中國的滲透法案」以外,目前也積極要求國務院,對進入美國公開市場的700家中資國企,進行全面調查,至於關閉孔子學院,把中國央視,新華社,環球,強制要求登記外國代理人,早已經進行。

川普上台後,開啟印太戰略,對中國軍事擴張進行圍堵,歐倫斯也批評此舉是搞錯對象,更可以證明歐倫斯親共的底細。

前面說過,歐倫斯是台灣寬頻通訊原始老闆,稱為麥格理亞洲付費電視信託基金,簡稱APTT,這個基金的管理人稱為MAMPL,郭老闆和副總裁呂芳銘聯手,就是從歐倫斯手上買下完全控股,變成台灣寬頻通訊老闆,控制台中以北系統業,2016年,台灣寬頻通訊交易案,在民眾示威反對財團介入,以及國會壓力下,遲遲無法交易,但是,詹婷怡上台後,NCC就大放水,緊接著發生民視斷訊風暴,一個親共的美國商人,把媒體賣給紅頂商人,執行讓他過關的詹婷怡,曾經在正崴集團擔任要職,而該集團老闆郭台強和郭老闆更是親兄弟,這裡面的關聯,實在耐人尋味了,至於後來發生的紅色代理媒體假新聞,造成去年執政黨敗選,NCC沒有作為,如今主事者雖然已經下台,但是,台灣人民仍然無法擺脫紅色媒體洗腦陰影。

美國對中國政策大轉向,從不公平貿易,找到開戰的理由,這一場沒有煙硝戰爭從經貿到科技,從網路入侵到資訊提升,5 G網路設備戰爭是主戰場,從最近消息來看,華為正從國際市場上敗退,這是正面的好消息,但是,令美國擔心的是這場戰爭中,台灣的角色扮演,將成為圍堵中國崛起的破口。

台灣過去40年威權統治,錯誤大中國式教育,造成今天國族認同危機,加上前40年對中國不對等經貿開放,也是中國經濟被養大的推手,中國紅色擴張的危害,台灣和美國一樣,要擔負責任。

如今川普政策轉向,台灣必須積極成為印太夥伴,防堵中國崛起的陣線民主同盟,不只是基於愛台灣的私心,也是愛世界和平的用心,讓中國失去爭霸野心,才能免於美中落入「修昔底德陷阱」的戰爭。(自由作家)民報0503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