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是誰?(Beckon)

0
8168
Beckon

川普在競選期間善用扇動性的語言挑起選民對回教徒與墨裔的歧視及情緒。他當選後,憎恨、欺負少數民族的排外事件比前幾年增加很多。例如在費城與密蘇里州就有超過250個猶太人的墓碑被翻倒。紐約的地下車出現反猶太人的標誌。南加和其他地方也有不少辱罵、欺負回教徒與墨裔的事件。這些事件是否應歸罪於川普,他的支持者與反對者當然有不同的看法。但它們道出美國潛伏的 – 你們不是美國人 – 的「排外」問題。

華裔移民的浮沉

雖然美國的獨立宣言主張「人人平等」。但從歷史的觀點,美國也是很會歧視不同種族或背景者的國家。華裔的移民史是最好的案例。

當加州需要人力時,華裔移民受到極大的歡迎。1850年加州成為美國的一州。在州的慶祝大會上華裔代表被安排坐在顯耀的位子。在加州憲法簽字的州長McGougal,稱讚華裔移民是最具資格成為公民者之一。報紙對華裔移民也褒獎有加。事實上,華裔移民對加州有不少貢獻。例如他們教白人蓋防水堤將Sacramento的沼澤化成農地,也培植出現在還很受歡迎的bing cherry(櫻桃)。但是當他們的克苦耐勞被認為影嚮到白人的生計或賺錢機會時,就被排擠欺負。

南北戰爭結束後。美國的經濟不景氣影響到白人的謀生。受到民意的壓力,聯邦與地方政府連續制定各種法律排擠華人。例如,舊金山針對華裔多的行業(如洗衣店)規定必須有營業許可,但許可只發給白人不給他們。聯邦也制定法律禁止日本和菲律賓之外的亞裔擁有土地或與白人結婚。1882年的華人排除法也到日本偷襲珍珠港後才失效。

更有甚者,加州法律規定華裔移民不得作不利於白人的證詞。這導致白人能姦殺、搶劫華人而不怕被定罪。但是加州與聯邦的最高法院居然都判這法律沒違憲。加州最高法院1854年的判決書甚至說:華人是劣等種族。他們的智力增長有限。從他們的歷史可看出: 他們的語言、 意見、 顏色和體格與我們之間有不可逾越的差異。因此他們沒有權利對我們做不利的證詞或參與我們的政府。

加州已在1873年廢除這不得作不利於白人證詞的法律。這判決也已失效。但該判決文描述的偏見,今天仍然可以更廣泛的適用。根據普遍被接受的研究報告,眾多人的下意識裡潛藏著對「和自己不完全一樣的人」的偏見,因緣一到就浮出來。偏見輕者引起歧視,重者造成對外來族群的排斥。這是近一半選民投票給川普的主要原因之一。

時勢與社會的助力

半世紀來,美國的亞裔移民常被讚為模範移民,並將亞裔移民的攀升歸功於他們注重教育。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的經濟學家Nathaniel Hilger分析上世紀加州的亞裔及非裔(黑人)的人口普查資料後,認為亞裔移民的攀升主要歸功於他們受到的歧視在1940年開始逐漸降低,讓他們有機會進入較好的行業,提高收入。

印第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的歷史學家 Ellen D. Wu,多次得過有關歷史的專業著作獎。在她的書「The Color of Success: Asian Americans and the Origins of the Model Minority」也提到,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及之後的韓戰及冷戰,需要亞洲國家的支持。這使美國政府及媒體在提到亞洲國家及亞裔移民時使用正面的描述。美國社會因此降低了對亞裔的偏見與歧視,讓亞裔有更好的就業機會。反之,非裔美人就沒這麼幸運。他們的機會與收入就無法像亞裔那樣增加及提高。

「美國人」的定義

2016年的大選讓紅(共和黨)、藍(民主黨)兩營的分歧更加顯著。兩營的支持者對種族歧視及「美國人」是否應包括或包容亞裔、非裔、回裔及拉丁裔,及包容到甚麼程度,本就有不同的看法。川普上任後,兩營的分歧有增加的趨勢。根據報導,兩營檯面上及考慮參與下次選舉的人物,都計畫利用這分岐來爭取選民支持。這只會促長種族歧視及兩營的對立。甚至影嚮社會的安定。

美國本就是一個移民的國家,無法改變。逐漸多元化的移民使美國國家動力的增長持續了超過兩世紀。除了極少數的例外,沒有人希望看到華裔移民被長期歧視、排擠、欺負的歷史重演在任何族群的身上。

就如本文指出的,學者的研究分析發現,華裔美人能從長期的「劣等」在短期內變成「模範」,主要歸功於就業機會的增加。就業機會的增加,歸功於社會觀感的改善。而社會觀感的改善,歸功於政界及媒體的良性報導。

「美國」及「美國人」的內涵過去是、將來也會持續的改變。美國,尤其是政界及媒體,應以華裔移民史為借鏡,思考如何化除種族偏見及歧視。讓所有美國人都有大家都是命運共同體的共識。不再以種族、膚色與背景來分別你我。讓美國成為一個真正的包容及多元性的國家。0307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