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論戰 (歐陽書劍)

台灣曾有一段期間在山區廣闢產業道路,但因爭議不止,後來地方政府因環保、無經濟效益的考量而不再大興土木,結果使那些產業道路旁的土地奇貨可居;過去積極遊說將道路開進山區的既得利益者,後來反以環保之名大發利市。美中貿易戰的對峙過程相似,中國想與美國總統川普搶占自由貿易掌旗手的位置,雖以自由為名,爭奪的只是階段性利益。

川普再對中國進口兩千億商品加課十%關稅,被金融市場解讀為戰況緩和,但戰爭的雙方都會有死傷,沒有例外,美中已在貿易戰場上短兵相接,擊鼓或鳴金的擾亂對手,只是前線的戰術;為了蓄勢或備糧的後方行動,才關係著拉長戰線後的勝利機會,因此,支撐持久戰的宣傳戰,也會更為激烈。

川普指控中國藉由較高關稅、竊取智慧財產權,以及強迫技術移轉等方式取得競爭優勢,年年對美國大幅出超,賺取美元、傷害美國勞工權益,因此發動貿易戰;中國國務院昨則公布「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反擊美國的貿易赤字是因美國儲蓄不足、美中比較優勢的互補、國際分工、美國管制高科技輸出及美元做為國際貨幣的自然結果。

中國以美國官方、智庫的研究,反向批評美國歧視他國產品、濫用國家安全審查、提供補貼、扭曲市場競爭、使用非關稅障礙及濫用貿易救濟等。白皮書中並指稱,中國貿易加權平均關稅稅率僅四.四%,比韓國、印尼及印度還低,非農產品僅四%,還低於澳大利亞;至於美國企業的技術移轉,其實是為了擴展市場、降低成本等因素,而與中國合作夥伴簽訂契約,主動移轉技術;智慧財產權的保護更是幾經修法,加重罰則,還成立專門法院,二○一六年審結涉外智財權民事案件一千六百多件,較前一年上升二十六%等。

中國積極為己辯護,白皮書並刻意以美國本身的研究資料反擊美國,希望搶占國際輿論的有利位置;不過,美國有更多中國取得競爭優勢的研究,批評中國以國家力量主導經濟走向,企業的優勢不是來自自由競爭,而是因為政府的扶植。

相對於非關稅障礙,透明度較高的關稅雖提高了最終產品的售價,但不是影響企業成本的唯一因素,透過政府取得的優惠貸款利率,降低利息費用,也能顯示在企業的財報中,而未顯示在財報的各種補貼與約束對手的非關稅障礙等手段,更直接拆除競爭劣勢。企業要取得優勢,除了藉由市場定位鎖定利基市場外,管理學者波特(Michael Porter)認為還有低成本及差異化的策略,其中差異化與品質有關,低成本就是為了價格競爭。

從中國的白皮書對照美國的指控,顯示出兩國依然各說各話,解決爭議還有一段距離。值得注意的是,白皮書還放了一段中國對經濟實力的自我檢討,「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數據,二○一七年中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八六四三美元,僅為美國的十四.五%,排在世界第七十一位。二○一七年末,中國還有三○四六萬農村貧困人口。僅以中國經濟和貿易總規模較大為依據,要求中國和美國實現關稅絕對對等是不合理的。」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CFR)學者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曾提過「有中國特色的全球化,絕對不是全球化」,那麼有中國特色的自由貿易,應該也不是真正的自由貿易。經濟與政治一樣,是講究實力的戰場,在這一階段的爭鬥中,猜測輸贏似乎不是那麼重要了。自由時報092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