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裡有台灣的身影 (吳嘉隆)

0
1292

2018年是關鍵的一年,因為很多人還不理解界定我們這個時代的美中貿易戰的本質。

美中貿易戰開打以來已經朝兩個方向在升級,第一是美國把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從10%提高為25%。川普顯然是要反擊中國的報復,以展示他的意志。第二是人民幣最近的大幅貶值讓川普提高了警覺,認為中國有操縱匯率的嫌疑,想用人民幣大幅貶值的方式來緩衝關稅的衝擊,等於是把貿易戰升級為貨幣戰。

面對川普的極限施壓,中共方面已經發現對川普有誤判。其實,真相恐怕是美國存心讓中國有誤判,因為,以前美國逼日圓升值,用貨幣戰爭的手段來對付日本的貿易順差,結果把日本泡沫化。中國的學者有去研究這個個案,所以一直很小心的避免日本犯下的錯誤。於是,美國就改出新招,也就是加關稅。二戰以來,國際貿易上沒有關稅戰的個案,來供中共決策的參考,於是中共就以自己的脾氣和個性來接關稅的新招,很容易就犯下錯誤。

美中貿易戰顯然不是單純的貿易失衡調整的問題,也不是單純的智慧財產權保護的問題,而是美國改變對中國的戰略觀點之後,以新冷戰的規格,來處理中國經濟當中的社會主義成分,也就是要處理不公平貿易行為。這一層意思中國方面完全沒有抓到。

美國以新冷戰規格處理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

中國在推動改革開放的時候,曾經說要與國際慣例接軌,現在的一些做法彷彿是在說,要國際來與中國的慣例接軌,也就是要國際接受中國的一些非市場經濟的做法。當習近平遇上川普,這樣的做法就維持不下去了。川普在乎的是中國的行為模式,而不是中國有沒有增加對美國的採購。

要評估美中貿易戰的下一步,我們首先來談一下為什麼習近平團隊會對川普打貿易戰的決心有所誤判。我在這裡提出兩個假說。

第一個假說是認為川普是商人,可以用利益交換來化解衝突,也就是說,川普的高姿態只是一種談判的手法,不必當真。

我們知道川普的國中與高中時期讀的是紐約軍事學院,接受軍事教育,所以他的性格養成時期其實是在當個軍人,有軍人的作風。我覺得比較貼切的描述是,川普是一個有商人談判頭腦的軍人,而軍人的思考是堅定不移地追求國家利益。

自貿易戰開打以來,川普的戰略其實前後一致,堅定不移,可是他的戰術卻翻來覆去,存心讓你摸不透。

總之,別用商人來貶抑川普。

第二個假說是,習近平可能是在等11月6號美國期中選舉的結果出來,說不定川普的權力會被削弱,所以,就算要對美國讓步,也可以等期中選舉之後再來。

然而,一個詭異的現象是,川普在美中貿易戰上的強硬作風,反而讓他有票,在民調中的支持度節節高升。所以,合理估計川普在接下來的貿易談判當中很難服軟。

川普為分裂的美國社會找到共同敵人─中國

最近中共已經意識到之前對川普的誤判,可是現在還沒有徹底搞清楚川普。川普在對中國正式展開貿易戰之前,許多動作其實都是針對美國的國內政治而來。

川普的當選是因為全球化造成美國社會的撕裂,社會底層的工作機會與工資成長與社會菁英的情況嚴重脫節,而社會菁英之間也分成親中派與反中派。現在,川普如何把這樣撕裂的社會重新團結起來呢?答案很簡單,川普為他們找到一個共同敵人,那就是中國。社會底層支持川普對中國加關稅,川普也把一部分關稅拿去針對「中國製造2025」的高端製造業,所以社會菁英也支持川普的貿易戰。

當然,2017年12月公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把中國與俄國列為美國的戰略競爭者,這是在建立新的國家安全共識,讓美國人知道誰是敵人誰是朋友。在歐巴馬時期,華盛頓有很多親中派的聲音,現在貿易戰開打之後,整個親中派的聲音在華盛頓幾乎消失。

川普的一個談判策略也值得注意,就是說,有時候談判不是為了要成交,而是為了要破局,要證明我方所期待的合理解決方案被拒絕了。於是,計劃B就可以上場了。

我們可以這樣合理推測,川普要的是中國改變不公平貿易的行為,所以美中貿易戰的性質是規則之爭,是遊戲規則的話語權。

說到底,美國所追求的現狀,是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以普世價值來展開的國際秩序,以及由美國來主導的國際秩序。所以,美國的基本立場一直是,反對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

從這裡我們看出來,美中貿易戰當中有台灣的影子。最近中共要求44家航空公司更改對台灣的稱呼,還有反對台中市舉辦東亞青運,這些對台灣的打壓涉及到主權的認定,把川普惹毛了。

中國打壓台灣惹毛川普

因為,台灣的現狀是由美國來定義的,也就是「有事實獨立,卻沒有法理獨立」。有事實獨立等於不統,沒有法理獨立等於不獨,這樣的現狀顯然是一種人格分裂狀態。當中共對台灣施壓的時候,性質上等同於企圖片面改變現狀,將為美國所反對。

從這裡我們看出來,台灣在美中兩強角力的時候所提供的價值。我們首先來問,美國為什麼要保護台灣?有人說,台灣採用美式民主價值,美國有道義上的責任來保護台灣。這樣說並沒有錯,但是卻不足以讓美國人感動。

美國人保護台灣真正的意義,是測試中國是否和平崛起的第一張骨牌。如果中國對同文同種的台灣,都企圖用武力來解決政治爭端,那怎麼還可以說是和平崛起呢?所以,美國保護台灣是在確保東亞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台灣有安全,這個區域才會有安全。

台灣可以對東亞地區提供價值,也提供利益。台灣當然追求民主、自由、人權這些價值,但是,在國際政治上還是要講利益,而台灣還可以提供安全這個利益,就是台灣以自身的存在來確保東亞地區有權力的平衡,於是有區域的和平與繁榮。

當中國對台灣的主權地位施壓的時候,他等於是要片面改變現狀,也就是不遵守現狀背後的遊戲規則,也就是在破壞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就像他用大規模國家補貼來讓國企去跟別人的民營企業競爭一樣。

美國要求的,就是要中國遵守現狀背後的遊戲規則,反對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從追求自由貿易與公平貿易的貿易戰,到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的台灣問題,都是這個原理。 (AIA WEALTH 財務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民報0817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