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對抗與長榮空姐罷工 (歐陽書劍)

長榮罷工空服員針對資方提出的六方案與罷工持續與否進行投票,結果下午出爐,投「同意」的空服員佔多數,空服員們將停止罷工,許多空服員在現場落淚。

上週六台北熱浪奔騰,空氣中飄浮著騷動與焦躁,長榮空姐與公司談判再度破裂後繼續罷工,而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則在G20會後決定繼續談判。當事的雙方雖都實力不對等,但兩事件發展至今,內外猜疑聲四起,同樣在和與戰間擺動,堅持到底的一方,也不一定能拿到預期的成果。

今年五月九日,中國國務院總理劉鶴前往美國進行雙方的第十一輪協商前夕,美國宣佈對中國進口每年約二千億美元商品增課關稅將由十%提高至廿五%,劉鶴勉強赴約,但雙方不歡而散,美國隨後威脅對其餘中國進口商品約每年三千億美元增課廿五%的關稅,此後談判受阻,彼此進出口降低,更深層的產業供應鏈與貿易結構轉移繼續醞釀、啟動。

貿易戰不一定有真正的贏家,作戰中的兩國經濟通常同時受損,屈人之兵並不容易,習近平雖有穩住中國經濟的壓力,但川普也要限時達成再勝總統選舉的目標。運氣很重要,美國景氣復甦持續,中國經濟成長率卻處在持續下滑階段,美國似乎占上風,不過,還要時間助陣,才能使壓迫性的策略發酵,這同時影響川普的決策。

因政經現實影響雙方的互動,川普在G20會後記者會口頭解除了美企出售商品給華為的禁令,中國「不可靠實體清單」的提出也一再延後。只是美中重啟談判僅是回到五月初,而且是川普不爽之時的五月初,亦即二千五百億美元加徵關稅的稅率依然維持在廿五%。川普發起貿易戰,是要改變美中原來的政經互動模式,不可能以回到戰前的模樣為終點,不過,經濟規模龐大的兩國,終究無法短期就分出絕對的勝負。

美中貿易戰是由經濟實力較強的美國發動,希望以短期的陣痛,達成長期結構性的利益;長榮罷工是由資源相對貧乏的空服員工會提出,應該是沒有長久僵持的打算。雖然都是不對等,但談判總是爾虞我詐,主動的一方應更有縝密的進退戰略,以及建立同盟的方法,並靈活的戰術應用,美中貿易戰開打前,美國就軟硬兼施地將主要國家拉進對抗中國的陣營中,空服員既然更弱勢,更需要支持者。

優秀員工才能產出好的商品與服務,不過,在競爭激烈的航運業,若長榮因為形象而提高票價與載客率,恐怕外人會歸功於公司全體員工的努力。僅就福利來說,長榮空姐罷工的訴求並非完全無法達成,但對公司管理的影響卻非常直接;美中貿易戰的損失由大眾共同承擔,而個別企業利益的分配,就在股東、管理階層及不同的員工之間。

長榮航空提供運輸服務,直接面對一般消費者,必須顧及大眾的反應。空服員因不滿公司管理、薪資福利的不合理而群起抗議,在與長榮資方資源不對等的情況下,希望藉由內部問題外部化,以提高談判籌碼,並不難理解;只是若罷工者訴求外界認清長榮航空對員工苛刻的形象,恐應尋求認同及大眾的支持,才能對公司造成壓力,而非以造成旅客最大的不便,當做達成目標的方法。準確罷工預告期對目標的達成,應該非全為負面。

美中貿易戰持續影響經濟及金融市場波動,大多數受波及的人無法改變決策;而長榮空姐爭取更高薪資,雖與大多數人無關,卻可能藉大眾壓力改變管理階層的想法。美、中是兩個國家,長榮航空是一家企業,關係人想法會不同;但不管如何,爭取更好的勞動條件或維護本身權益都是權利,利益及損害各自承擔,不管反對或贊成,當然也就不必互貼標籤了。自由時報063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