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文嘉為民進黨保住最後一口氣 (劉志聰)

民進黨1日召開中常會,秘書長羅文嘉會後對媒體轉述會議內容。

今年元月初,羅文嘉接任民進黨秘書長時說,他做這個決定,不是為了民進黨、不是為了卓榮泰或是總統蔡英文,而是為了自己的孩子,「希望我的孩子、我們的下一代,還是可以自由的呼吸空氣,沒有恐懼的講任何話」,並持續享有前人留下的民主成果、價值。

當時外界以為,這又是一則文詞並茂的政治呢喃罷!在聽膩了蔡政府三年文青治國的話語之後,外界對執政團隊產生這樣的印象,並不奇怪。

但這個定型化的印象,在昨天的中常會後,出現了微妙的轉變。黨中央原先規畫5月底完成總統初選民調、6月5日公告提名人選,遭到中常委的圍剿、砲轟,羅文嘉頓成眾矢之的。他會後略帶哽咽,重申就任前說過的上述談話,卻給人完全不同的觀感。它突顯出原生民進黨人的堅持,也展現客家子弟絕不屈服的硬頸風格。

硬頸風格絕不屈服

昨天深夜,羅文嘉在臉書發文自況:「把他當跟你們一樣的政治人物看,會是錯的。你動用許多力量打擊他,也是沒有用的。他可以溝通協調,但也會堅持應該有的理念。因為,從田野裡來的農夫,沒有太多要求,只有對土地的依戀。」

過去九年當中,羅文嘉常常一個人蹲在田裡拔草,或在山上監工,種米賣的錢給鄉村弱勢孩子辦英文班、打擊樂班。他有一間鄉村小書店,免費提供大家來看書、換書。會出版沒有市場、但很有意義的書;辦沒有營收、但很有意義的便當趴。九年間,民進黨起起伏伏,從谷底到頂峰,羅文嘉遠離了這一切。直到九合一民進黨被打趴在地,他基於讓下一代能在自由土地過活,決定挺身而出。

昨天的中常會中,挺英中常委意圖再度拖延初選期程,拿羅文嘉當祭旗,以達到殺雞儆猴目的。羅文嘉朗讀他重出江湖時說過的那段話,我們有理由相信,那是他的由衷之言,是使命感催促下的決心表示,他當會信守這個承諾。

民主機制橫遭賤踏

民主初選的機制一再被扭曲、糟踏,羅文嘉復出所要捍衛的價值,顯然面臨巨大的挑戰。

黨中央原先規畫,總統初選協調至5月22日截止,5月24日至5月26日舉辦1~2場政見發表會,5月27日至5月31日執行民調,中執會在6月5日公告提名人選。

羅文嘉解釋,幕僚作業把民調押在5月22日,時間已做到最充裕。是近年初選時間最長、確認人選最晚的一次。黨內初選沒有一個時間表,會讓人無所適從,社會有疑惑,支持者會焦慮。

羅文嘉臉書中提到,「今天如果連作業時程表都不能過,我們要怎麼跟社會說明呢?愛這個黨、守護這個家園,請大家深思。」因此,他堅持遵守民主程序,如期走完程序,他認為,爭取勝選是最高目標,但勝選的前提是,黨內民主機制、團結共識,才能達成勝選目標;作為黨中央幕僚單位,主席與他自己必須捍衛黨的民主機制。

挺英派反對初選期程

還原中常會的部分場景:挺英中常委黃承國率先發難,指提案案由為何叫作「第二次調整案」?羅文嘉答,因為4月10日已經延一次。陳明文質問:「原本不是5月22日後才開始談相關程序,現在怎會變成5月31日就民調結束,為何要在5月底就把它定了?」陳明文跟黃承國另責問,中常會議案為何會在媒體曝光?陳明文嗆說,「現在是秘書長制嗎?有事會在臉書洩漏?」陳菊說,黨中央不要再想排時程的問題,要有贏的策略,這要輸了,台灣就沒有了。

對照蔡英文日前拋出「真有必要,就是黨全代會」的風向球,昨天挺英中常委極力杯葛黨中央規畫的初選期程,陳菊甚至警告黨中央不要再想時程問題,答案不就呼之欲出?

去年7月,民進黨全代會重組權力核心,結果中執委應選30人,中評委應選11人,被派系喬到同額競選的醜陋局面,黨代表僅存的選舉權也橫遭剝奪。同額競選沒有競爭,完全違背民主進步的精神,是創黨32年來的政治大分贓、大醜聞。這種分贓模式產生的權力中樞,所做出的黑箱決策,符合民主程序嗎?能取信國人、昭社會公信嗎?

中常會也許有人認為時程不必太快,但羅文嘉認為他基於職責所在,必須如此。因為自3月18日民進黨進行初選登記至今,黨部同仁、主席都認真工作,承受極大壓力,他感受黨部同仁的焦慮,地方基層也都在問,接下來怎麼辦?初選怎麼辦?身為秘書長,他要清楚、明白地解除這個焦慮,解答社會的疑惑。

當舉黨競相向權力靠攏的時刻,堅守民主價值更需要道德勇氣。黨中央對媒體披露初選流程時,如果補上一句「經中常會議決定案」,或許就不會讓挺英派大做文章。但和藉故拖延初選時程,甚至意圖推翻初選機制相比,這畢竟只是微不足道的小瑕疵。羅文嘉的堅持,是為怪招百出、民主形象大傷的民進黨,保住最後一口氣,不是嗎?(民報總編輯)民報050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