罔顧倫理的「武健大中華」-上海童老的心底話 (蘭雨靜)

0
1743

一九九0年代末,和新鄰居上海實業家童老聊過「兩岸」事。

童老在中國正值經濟高度成長時,留下老三照顧上海的事業,帶老大和老二,離開五光十色的上海來美國設立分公司。如此「背井離鄉」有些意外。

我問他為什麼如此按排。他說,中國幾千年的動亂歷史給我們的教訓是,社會一旦繁榮富有,人人都會想「貪」,「特權」階級橫行,造成社會的腐化,跟著來的就是「亂」。

這原是「人世」普遍的現象,但在人口龎大的中國,「亂一發」就如同野火燎原無法收拾,今天歌舞昇平的社會,明日可能會變成「水深火熱」的地獄。中國經濟的高度發達,也就是動亂機運節節到來的「元凶」。童老說,「因此,我是未雨绸缪,把部分事業先移到美國來、以便到時能有退路」。接著,他說「老兄,你對中國歷史的這種特質性,應該也不陌生吧」。我只好點點頭,表示了解。

童老對於「兩岸」問題有非常獨特的見解。他自動地告訴我,他不苟同「中共」的統一台灣政策。他說他們全家週末常跑到「小台北」去吃頓台灣菜、他媳婦的出產也特地選在台灣人的醫院。他們全家大小都喜歡台灣,是因為台灣社會比中國成熟、較先進。

童老說不贊成中共的統一台灣,主要有三個理由。第一、如果說,中國是漢人社會裡的「老子」輩,那麼台灣可以說等於是「兒子」輩。「兒子」長大成人、「老子」理應讓他自立獨當一面。所以「中國」是應該贊成「台灣」獨立,而不是反對,這是童老見解的出發點。

第二、甲午戰敗,把台灣割譲給日本,等於棄養幼兒。幼兒被他人養大成人,中國想把他要回來。這是没有道理的事。幼兒長大成人,理應讓他自立才是。棄養的中國無權作任何要求。

第三、中國更不應該阻止台灣進入聯合國。因為台灣進入聯合國,中國等於增加一張兄弟票,對中國有好處,為什麼要阻止台灣? 童老說,所以他不茍同中共的統一台灣政策。

昆明楊同學的反應

有次,我在洛城麥當勞店遇到一位來自雲南昆明的女性留學生。她知道我來自台灣後贊即刻開始向我「統戰」,像是個職業學生。

她年輕,可當我的孫女,我無意和她一般見識。她還是喋喋了幾個小時。因此我就把「上海童老的心底話」搬出來説給她聽。

我説,即使是中國人也不見得人人都贊成「統一台灣」。聴完後贊她的態度顕然有變化。

她説,贊同童老的第一和第二的見解,但她不贊同第三點。她贊同第一和第二的見解是因為那是超越政治的「倫理」「上海童老的心底話」可以理解,所以她贊同。

第三點是純粹屬於政治層次的問題。在這方面她不認為中國需要台灣的幫忙,因此她不贊同童老的第三點見解。

聽完「上海童老的心底話」後,她的長時間「統戰」終算停止。告別時她還特別温柔地叮嚀我,開車回家務必要小心。她,終於暫時告別了「政治」!

中國應該了解的是…

童老也好,楊同學也好,身分背景相差很多。政治思想可能也相差更多,然而二人的「倫理観」還是相近。原因是二人都同様受過具有數千年倫理文化的薫陶使然。

我父母出生清朝年間。清朝把台湾割譲給日本,等於棄養幼兒。父親因懷念父母,在我家客廳門聯的『上聯」寫下『武健大中華』五個字。意思是,企盼病夫的中華強盛起來,從台灣把日本趕走。

父親在日治時期中國還是個病夫時去世。父親去世己過八十載,中國開始強盛,老家褪色的『武健大中華』五字依舊還在,該替父親高興嗎?

父親在九泉下也知道得非常清楚,中國強盛後,一直不停在欺負台灣。這豈是父親所企盼的!當然不是。父親如還在世、必定早把那五個字塗掉。

數十年來,強大的中國罔顧「倫理」,一直在欺負弱小的台灣。先棄養,又欺負。世稱「美麗島」,人人喜愛的台灣、古老文化中國的「倫理」如今何在?

上海童老是實業家。他了解「倫理」,也着眼「實利」,知道問題的徴結在那裡。中國的政治人物、應該多多傾聴「童老的心底話」才是。否則的話,失去「倫理」的「強大」,將是亂世的根源。0906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