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琪>鬼月談鬼

0
105

夕陽西沈,天邊炫麗燦爛的彩霞,瞬間轉呈灰黑暗淡。在濛濛柔和的弱光引路、清清涼涼的晚風相伴,辛苦了大半天的太陽唱起「晚安曲」,暫時告別 / 神隱;人們,亦因忙碌而耗盡體力後,速速回去溫暖的「窩」,抓抓「妖 」- 填飽肚子 / 充充「電」- 休息睡飽,以備隔日衝刺的能量。

在這炎炎夏日,白天火爐般的熱氣下,我只能藉著日落後、晚風吹的好時機,抓住黃昏最後的尾巴,踏出門外,出去做「 功課 」。

眉形月倒掛,在點點星光相伴下,出現西邊天空,緊緊 / 貼心的陪著膝痛的我,帶著醫生嚴肅的叮嚀 – 每天至少步行半小時。「 模範病人 」( 這是家醫給的封號 )乖乖的拄著杖、牽著狗孫子躇躇而行。

為避免「太」制式而自覺辛苦、無聊,每天總是更換行經路線 ~ 時而走成大「 囗 」字、時而劃個「 弓 」字、亦或改成「 L 」字來回走三趟;偶而還會走出村子,穿過大馬路,到消防屋後面的那遍大公園。一圈走完至少一小時,腳傷後。基本上已放棄這條長程步道。

本月是華人世界的「 鬼月 」,臺灣的電視談話節目也為了應景以達積效,相繼推出命理 / 風水 / 流年 / 觀落陰 / 鬼附身 名嘴 / 來賓都說得神龍活現、 鬼話連篇。這,引我想起孩提時期:白恐年代 ,中國黨「打輸跑贏」逃到臺灣。借著各種優勢,對臺灣人施以極權統制,又因當權者的喪心病狂、泯滅天良 ,殺盡臺人精英,沒死的也常有以巨「 金 」換命,長年、甚至終生慶幸保命,留守「綠島」哀吟「小夜曲」。

更可憐的是 ~ 當事者渾然不知 ~ 家人已為他背負著高利息的籌巨「金」,遭至數十年還還不清的借貸。蔣幫為了「 合法搶錢 」同時發行「 新 」臺幣( 四十萬兌換一元 ),更將鹽 / 糖 / 稻米運送去他們的「前線 – 上海 」,給中國親友享福,頓時間,造成嚴重通貨膨漲、物價飆漲、一日三市、百姓困苦 、 民不聊生。

鄰里、親友多為苦力工 / 務農耕作、許多家庭苦哈哈 / 難度日,想吃白米算奢侈,蕃薯籤又造成胃酸苦。所以來阿母的「柑仔店」賒帳購物是在所難免,加上阿爸 / 阿母 善良又心軟總不忍拒絕賒欠顧客。經常在還錢時,物價已又翻了數番,但,小小店舖、小本生意,家口又眾多,可是泥菩薩過江啊!阿母難以支撐、頭痛不已。時有呆帳死債,久催仍是收不回,令人慾哭無淚!

年僅六歲的我,就常與兄 / 姐在黃昏後被派遣出門,去呆帳戶收取賒債。派小蘿蔔頭「 出馬 」或許是為了博取同情 –  如果對方不給錢,小蘿蔔頭也比較方便賴皮 ~ 硬賴著不走 – 這招多多少少還能討回一些欠款( 尤其是過年、過節或是學校要註冊前一夜 )。就因晚餐時,方能找到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 大人 」 ( 一家的財務部長 ),所以「 出勤 」 Mission Impossible  的時間,總在日落黃昏後。

這正是我童年時段,最不開心的工作 / 不愉快的任務!然而,母命難違 ∼ 無論月圓、月缺 / 晴雨 / 冷熱,隨傳隨去。那個年頭鄉下哪有什麼照明路燈,卻又得走過鄉間灣路、田埂小道、相思樹林、叢竹長廊 ∼ 風吹枝幹 「 Ge Ga 」作響、搖動樹葉「 婆裟唏嗦」、 曠野蟋蟀「嘰」個不停,任何影像、所有聲響都會令我雞皮疙瘩居高不下。

突然飛過頭頂的小鳥 / 闖過腳邊的地鼠 、小蛇 /  矇過臉部的蜘蛛網 /一路踩到的乾枝葉,「 毛毛 」的感覺促使 ~ 真想上廁所!偶而還得路過林投樹叢生的私人小型墓地 – 壟起雜草生的墳土、高聳又突出的墓碑 – 鬼影幢幢!我總感到農歇時期,夕陽後「跌打骨傷」膏藥銷售團,在曬穀場空地,敲鑼打鼓賣藥兼講傳說「 鬼 」故事,那個故事裡的白白衣袖、長髮半遮面、 無腳浮遊而進的「林投姐」好像就緊跟在後頭!!別無他方,唯有緊緊抓著小哥哥 / 小姐姐的手,猛咳嗽( 假裝的 – 想嚇走妖魔鬼怪  )、胡亂哀叫、呼嘯而過!這才飛奔過這超恐怖的地方,隨即又擔心起那回程早已可預知的情境 -。

記得,有一次,短腿的我跟不上「落咖」的小哥又踢到石塊,跌了個「狗吃屎」,嚇得大哭,小哥只好背我走一段。這也是至今仍暗藏在小小心靈,偶而還會出現在惡夢、嚇出一身冷汗。

兩年後,還有一個多雲 / 月初的夜晚。我們等了許久,不見債主回家,空手而歸的回程,想到鄰家小叔叔說過:「 吹口哨可以壯膽 」,吹起剛剛學會的「 破 」口哨。小哥用手堵住我翹得半天高、口哨還吹不好的雙唇,「 噓 」 ~~ ,他先喝住,小聲在我耳邊說 : 「 壞了!晚上不能吹口哨!鬼會隨著吹口哨的人回家! 」,我嚇得雙腿發軟,然後又濕又熱再轉而變冷 ~ 尿褲子啦 !

怕「 鬼 」跟來,我們不敢直接回家,小哥在鄰居院子裏摘下榕樹枝,猛而快速的往我身體上下、前後、左右拍打 ~ 聽說綠樹枝葉可以驅除惡靈、鬼魂。之後才回家沖澡 / 換衣。那晚,我真的累到有如去打了一場大戰爭,難得一覺到天亮。

太糟的事件、不好的回憶,數度向阿母求饒,她總是淡淡的說:「 鬼 」嗎?「伊唔啥好驚」!?裝神弄鬼、作惡多端的「 人 」比「鬼 」咔可怕。冤有頭、債有主,孄之間既無冤咯無仇,伊找孄「 唄欉啥 」!?阿母有著奇特高智慧,她的論調總是含著深深的哲理。有次我告訴她 – 聽說芒果很「 毒 」,她說:咔「 毒 」嘛唔郎 e 咀「 毒 」!

無論阿母如何解釋 / 安慰,但 ,只要想到那些地方,恐懼心情由然而生。數十年來,那些地方早已蓋滿房屋 / 高樓大廈,鄉間灣路、田埂小道沒了,相思樹林、竹叢長廊都找不到了、林投樹叢、墳地 / 墓碑也消失無蹤。但,每當憶起那段日子,毛毛的感受~ 瞬間 ~ 恐怖的情景原貌 / 原音 再度重現。尤其農曆七月,整整一個月的鬼門開和鄉下的葬禮 及民俗間許多的超渡活動,地獄及妖魔鬼怪的圖片,自幼,小小的心靈即種下此種不堪想像的鬼「 陰影 」。

非常慶幸, 移民來到美國加州後, 「 鬼 」節只有一天 – 十月的最後一天。有人白天就開始裝扮,白雪公主、巫婆、太空人、超人、吸血魔鬼 –  連服裝、配件在專門店應有盡有。當晚,小朋友在父母的陪同下挨家延戶乞討糖吃,分糖的家庭雖然裝飾鬼異,但大約晚間 9 點 活動就結束。孩子們都清楚明白,這些「 鬼 」都是人所偽裝的,

他們 往往都是親朋好友大群大群的出動,嘻笑雀躍過完快樂的「鬼」夜,勿需恐懼。

阿母說得對:要坦蕩蕩做人,除心魔。千千萬勿成為貪吃妖鬼、賭鬼、懶鬼、色鬼、

髒鬼、酒鬼、煙毒鬼、自私鬼、報馬鬼、溫吞鬼、澎風鬼、泱浪鬼、不速鬼、詐騙魔、 貪錢魔、殺人魔 、吃人魔 -。

臺灣就是上述的「 鬼 / 魔 」太多了,「 轉型正義 」是必要徹底實施。否則鬼月不足奇,萬一成了鬼年、鬼世紀、鬼島、鬼國 ~ 那後果可真不堪設想!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