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營國會過半 台灣才會棒(Beckon)

0
2446

Beckon

10月21日美國副總統拜登在白宮宣布不競選總統的演講說: 「我認為,我們必須終止會撕裂這個國家的黨派競爭手腕。我認為我們能做得到。這種黨派競爭手腕卑劣、小氣,也持續太久了。和有些人一樣,我不相信與共和黨人交談是幼稚的。我不認為我們應該將共和黨人當作我們的敵人。他們是我們的反對黨。」這些話適用於台灣。

中國國民黨統治台灣已超過半個世紀。70年來,它先以台灣是反攻大陸的暫時基地為由,不讓台灣人民行使投票權。逐漸開放選舉後,不斷的煽動族群偏見贏取選票。當年趙少康的「外省人被趕入海」說,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為了鞏固政權,它進一步不分黑道白道,扶植地方派系並交結財團,以利益輸送建立唇亡齒寒的利益共同體。

在正常的民主制度,政黨以其政策與表現爭取選票與政治獻金,是應有的制衡與牽制,否則就不是民主。不過這制衡與牽制必須是透明的,建立在自由、法治與制度之上,而不是基於私人關係。

但是國民黨的利益共同體間的關係是權貴與裙帶關係(crony capitalism)。掌權者的親人、政治盟友、金主,提供選票、政治獻金與賄賂,鞏固其政權;然後掌權者以各種名目變相用國家資源與放蹤不法行為回報。這種長年形成的的利益掛勾,壟斷了公共資源的分配,降低經濟效益,鼓勵賄賂,造成法治與司法之崩壞。經濟成長的果實落入少數人手中,經濟發展喪失競爭力,社會的正義、公平亦不復存在。更嚴重的是,在國家最需要改革時,這種利益共同體,為了私利,會極力阻擋改革。選民若不清醒反制,會導致國家的沒落。

國民黨善於利用其權貴與裙帶關係、製造假象、煽動族群偏見、激起選民對未知的恐懼與仇恨來爭取選票。它與其權貴及地方派系長期的利益掛勾,造成中央及地方官員不敢得罪其利益共同體成員的心態。而且這種心態已經根深地固。2000-2008年民進黨執政期間,連公營事業都有不少上令無法下達的事,更不用說行政機構。此外司法不獨立、國會效率不彰,也變成國民黨繼續掌權的靠山。冰凍三尺不是一日之寒。這些現象是國民黨長年壟斷行政權、立法權的弊端惡性循環造成的。不是一兩次「行政權」的政黨輪替就可根除。

台灣現在經濟衰退、貧富懸殊、青年不是失業、低就就是到中國與香港尋職。台灣訓練人才,讓在對岸虎視眈眈的中國用,來和台灣競爭。雖然台灣人絕大部分都不願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分,但是如果台灣不馬上進行改革其政經結構,台灣人為了生活可能被迫「投共」。

在目前的困境下,台灣最需要的是在對內與對外的重大政策凝聚共識、團結一致。就如副總統拜登說的:「我認為,我們必須終止會撕裂這個國家的黨派競爭手腕。」

但是朱立倫的選舉策略仍是將民進黨視為敵人,繼續試圖製造分裂與恐懼。雖然蔡英文已說過好幾次在「對等尊嚴」、「公開透明」、「不涉政治前提」原則下,樂見兩岸之間有正常的交流,朱立倫仍然以「逢中必反」的口號指責蔡英文,避不討論原則的妥當性。

雖然蔡英文已說過多次,就算民進黨在國會席次過半,也會支持進步的力量,讓穩定多數成為執政多數,讓來自各方的人才加入改革行列。朱立倫還是繼續以空洞的不能讓民進黨「整碗捧去」為訴求。其原因之一是朱立倫無法解說,為何國民黨超過半世紀的執政,讓台灣陷入目前的困境。另一原因是,他參選為的是要保護其利益共同體的特權,不是為了台灣好。「抽柱換朱」也是這個原因。

國民黨九合一選舉大敗,明年的總統選舉又不被看好。其既得利益者最怕的是,如果立法委員的選舉又大輸,讓台灣有改革的機會;他們不僅將來會失去優惠政治貸款、蓋蚊子館等利益,而且過去的作為會失去司法不獨立的保護傘。

現在台灣盛傳「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這句話所指的「國民黨」不是狹義的「黨」,而是70年來一黨獨權惡性循環形成的利益共同體。台灣必須拆解這千絲萬縷的利益掛勾網,才不會繼續下陷。要達到這目的,最重要的第一步,是讓國民黨的利益共同體不再有阻擋改革的機會。也就是讓現在的朝與野及立法院的多數黨與少數黨,都全部換位。而且立法院必須讓國民黨大輸。台灣現存的政經結構才能抽筋換骨改革。國民黨才能浴火重生,讓兩黨良性競爭。台灣才能迎接全球化與中國的挑戰。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