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的選情波動(歐陽書劍 )

0
690
美國國會山莊。

美國下週期中選舉,美國聯準會的升息決策雖受總統川普多次批評,但不論選情如何變化,調升政策利率的步調並未改變;中央銀行家的態度與行動,反映了一次選舉無法扭轉經濟趨勢的真相,同時也揭穿個別政客想要營造經濟救世主的假象。

選情可能會改變經濟波動,尤其是總統級大選,對金融市場的影響立即且直接,我國過去幾次總統選舉結果揭曉前後,外匯市場就曾有異常的成交量,大額資金選擇流往可能較為安全且能獲利的地方,使得央行的穩定匯市操作一時變得困難。不過,經濟波動雖可能隨政治活動的激情擴大化,在事件落幕後,通常會回到原來的發展軌道上。

施政對經濟表現的影響則較為明確,適度的降息、減稅、擴大財政支出,都可以使經濟有短期的熱度,提高消費與投資意願,而結構性的法規鬆綁,更能夠持續性的促進經濟成長,但這些並非個別領導人的獨自決策,必須在有利的社會氣氛下,透過修法達成初步的成果,確保較長久的發展;想要改變趨勢,需有更多內外條件的配合。

川普就任總統後,美國經濟維持強勁表現,二○一八年第二季的經濟成長率還突破四%,稅改雖發揮一定的效果,不過,經濟成長率仍落在全球金融海嘯後的趨勢中。美中貿易戰火熱,強勢的美國股市開始鬆動後,川普曾數度批評聯準會的升息決策,但聯準會官員顯然想要保有自己的步調,也不認為經濟表現受到影響。

投資增加、生產力上升、薪資成長、失業率下降,經濟成長一片樂觀,這是聯準會看到的美國現況,未向川普的想法靠攏。九月中旬才上任的聯準會副主席克拉萊德(Richard H. Clarida)上週在第一次公開演講中指出,目前的美國失業率及通貨膨脹率幾乎都符合聯準會的目標,且朝正向發展,美國九月份失業率僅三.七%,是一九六九年來的新低點,即使聯邦基金利率的目標值已調高至二至二.二五%的區間,美國的貨幣政策依然寬鬆;若未有意外變動,繼續升息是合理的推論。

在資本主義國家,政治也會影響經濟,特別是在人力與資金等各種資源的分配上,總是會隨政策而調整;中央銀行的貨幣政策依經濟現狀與對未來的預測而定,總統著力推動的政策,也可能會在決策考量的影響因子中,但經濟走勢通常不會受政爭紛擾左右。一年多前川普就任時,美國經濟已經走揚,他的作為,也並未改變聯準會三年來緩慢升息的決策。

國家領導人或許可以改變經濟樣貌,卻非短期所能完成,也受現狀所限,難有斷裂式的成果;美國聯準會的貨幣政策未受新總統干擾,代表整體的經濟發展未距離原先預測太遠,當經濟趨勢已成,連被大部分經濟學家看壞的美中貿易戰衝擊,也在企業與個人的自我調整中限縮了破壞力。

如果中央政策對經濟發展方向的改變不算顯著,則地方選舉結果當然更難撼動經濟的走勢;美國的經濟問題,仍在經濟本身。台灣下個月也有地方選舉,經濟情勢不致因選情而有太過激烈的波動,這是正反兩面一致的說法,經濟往好或壞的方向發展,都不會因選舉結果改變太多。

地方選舉熱鬧登場後,政治人物總要提供願景,未來能否達成,不是他們考慮的重點;選民可以期待,但不必抱有太大的想像,尤其是在經濟方面。自由時報1028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