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政府足夠的蜜月期 重建台灣(Beckon)

0
5065
Coffee Americano Espresso Newspaper Couch Concept

Beckon

1933 年羅斯福總統在經濟大蕭條的大環境下進入白宮。上任後他的第一優先是利用公共設施工程創造就業機會、改革銀行的管理保護人民的儲蓄、建立社會福利制度照顧弱者。上任後在國會第一個會期裏通過了15個法案。好幾個當時的法案,80多年後的今天還在繼續實施。當年7月24日,他演講時提到100天。雖然這100天他是指當時的國會第一會期,但是從此之後媒體就常用總統就任後100天的成果來評分總統的表現。

這100天普遍的被稱為蜜月期。其假設是在這100天內,總統的聲望高,反對者的聲音會有所節制,總統比較有施展抱負的空間。但是學者的研究指出,以100天蜜月期來評分總統毫無意義。

首先,蜜月期的長短會因不同的衡量尺度而異。例如根據蓋普Gallup民意調查,美國總統平均滿意度是55%。若以此滿意度為尺度,從杜魯門到尼克森,艾森豪的蜜月期最長超過4年。但其他總統也至少有11個月的蜜月期。尼克森之後,被保守派普遍稱讚的雷根有8個月、老布希21個月、小布希3個月、下任後受到很多肯定的柯林頓則不到3個月。蓋普的報告指出,蜜月期的長短除了總統自己的表現之外,也受到總統無法操控的外在因素影響。老布希的滿意度就因這種外在因素而受益不少。

國會要通過法案必需各方妥協。通過的法案越接近總統的立場,總統越能實現其政見。所以衡量總統表現的另一個尺度是總統的立法效率。也就是國會通過的法案,其實質的內容符合總統立場的程度。根據研究報告,對總統的立法效率影響最大的是:選民對總統的滿意度、執政黨與在野黨各自的團結程度、及經濟狀況。報告也指出總統在其任期的前、後段的立法效率都比較低。這正好與100天蜜月期的假設相反。

雖然100天蜜月期的假設被質疑憑空想像無事實根據或實質的意義,美國的媒體還是以它為議題。台灣的媒體更不用講,一定會用蜜月期製造新聞。這些新聞有可能是捕風捉影,也可能是對公共議題有意義的討論。我們要有獨立判斷,不要因媒體對蜜月期的報導而過度喜悅或失望。

2016年的選舉告訴全世界,台灣要民主、自由、獨立、自主,不要中國。但是民以食為天,台灣經濟的衰退已不須數字就感覺得到。人才外流是台灣經濟危機最明顯的現象。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台灣有超過一百萬人在國外工作,而且超過4分之3 是在中國。更令人憂心的是,從前台灣人到中國工作是去管理台灣移去的工廠;現在去的是台灣有優勢的、有創意的動畫及高科技人才,到中國創業或中國公司就職。最近周子瑜事件也指出中國市場誘力的難擋。台灣已被中國的經濟磁鐵吸到瀑布的邊緣,不立即轉彎會被捲入瀑布的落水一去不回。

國內外的經濟學者及台灣官方都認為台灣的法規太過繁雜、對涉外投資限制太多、研發投資不夠、及工資停滯造成人才外流等阻礙了經濟的發展。世界經濟論壇的競爭力報告,也列出政府政策搖擺不定、勞工法限制過度、及官府效率低,為在台灣經商的主要困難。但是改進弊病牽涉到國家資源的重新分配。例如提高勞工的權益會增加企業的成本降低其利潤;最佳的平衡點在哪裡才能保護勞工、增加投資意願、創造就業機會,見仁見智一定會有很多的爭議。再如提高官府的效率需要修改法規、清除官僚體系的積習,需時需日無法立竿見影。

這次大選終於讓台灣撥雲見日有了新希望。但艱難的路才要開始走。新政府的執政效果,全體台灣人都得共同承擔,包括沒投票給蔡英文的。蔡英文的團隊準備的再好,也無法在短期內,讓選民普遍的感到新政府的效益。台灣的重建需要全民的耐心、關心及愛心。讓我們有耐心給新政府足夠的蜜月期進行改革;同時繼續關切監督新政府的表現;並接受所有的改革總會有輸方與贏方之事實,不要爭鬥如何瓜分越來越小的餅,而以愛心將餅作大,讓台灣重起、全民受益,。

Jan. 15, 2016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