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雪華>橋載風情<3>

0
142
Coffee Shop Cafe Latte Cappuccino Newspaper Concept

三、脆Q蔴薯

蓮華的父親是一個正義耿直的好人,但不是稱職的好家長。他為人慷慨,賺的錢右手進、左手出、忽略自家經濟的改善。雖然他的翻砂手藝好,可是無法守成,小工廠時開時關,難免家境拮据。

有句臺灣俗語詼諧地描述屋陋欠修,叫做:「日出看龍虎,雨落叮咚鼓。」雖然蓮華家的屋頂不至於破落到晴天時可以看到天空雲層變幻如飛龍走虎,但下雨時倒也需要放幾個臉盆接水,因而享受「叮咚鼓」。平日生活除了客人來訪時,母親總是節吃省用。

蓮華上小學不久,父親和五六個翻砂師傅組成翻砂小組,游牧式地到各地鄉村鑄做犁頭賣給村民,那是所謂「出張」。父親出張就忘了支援家中經濟,雖然經常有翻砂小組的成員回鄉省親,可是不見父親蹤影。

母親白天到瓦窯打工,晚上用石磨磨糯米,做成粿粹,趕在天亮之前挑到竹竿市場賣給供應早餐的蔴薯伯。

用石磨磨米需要兩個人。母親推磨,蓮華用水瓢從桶裏掏出糯米和水,投入石磨上約直徑兩吋半的圓孔裏。因為她不夠高,須站在矮凳上,她搖晃難立,加上旋轉的石磨使她看得眼花,她總是在石磨支柱繞了一圈又轉回來時放低水瓢,結果水瓢和支柱頂撞,糯米四濺。

「是怎樣石磨旋一大圈的時,妳無把米搯落去石磨孔,偏偏等石磨柱轉來的時,才用水瓢去撞它?」母親一面斥責,一面清理濺在石磨上的糯米。

蓮華知道那是她的錯,可是她永遠無法拿捏準確的時間將水瓢裏的米投入孔中,她越是戰戰兢兢,她的手和腳就越發抖,她屢試屢敗。母親著急,但也無可奈何,只能接受蓮華的笨拙。於是母親推轉石磨,待支柱轉了幾圈後煞住,讓蓮華將米搯入孔中,再重新費勁地推動石磨。母親額頭上的汗水不停地滴下面頰、衣服。

當時,蓮華小小的心靈已能體會母親的辛勞,她自責,恨不能將自己纖細的手臂變粗,代為推磨!

磨米確實辛苦,然而將粿粹挑去菜市場賣給麻薯伯,則頗有報償。在隱約的星光、曙光裏,跟隨母親走在寂靜的街道上是蓮華一天中最大的享受,她抬頭看著濛濛的星點、淡淡的雲層和隱約的晨曦,又欣賞兩旁昏黃的街燈、形形色色的招牌。路上漸漸地有了寥寥行人,路人的木屐走在水泥地上發出清脆的?嗒敲擊聲,接著有小販迎街叫賣:「豆腐、豆干、醬菜」、「豆奶、米奶、油炸粿」、「燒肉粽」、「碗粿」、「芋粿、菜頭粿」……,此起彼落,成了悅耳動聽的合聲歌謠。路邊幾棵矮樹以及枝葉上晶瑩的露珠也是蓮華的最愛,她赤腳踏在涼涼的水泥地上,那和家中的泥地不同,有新奇的感覺。總之,她將周遭美景視為己有,興奮不已,有時還奔跳著。

如今,彩虹橋下的蓮華回憶這段往事,則以「小劉姥姥進大觀園!」來描述十二年前的小蓮華。

到了蔴薯伯的早餐店,蓮華又得到令人喜悅的報償:那是蔴薯伯所炸的第一、二塊蔴薯酥,它們是母親和蓮華最可口的早餐,蔴薯酥外脆內Q!好脆、好Q!至今,蔴薯仍是蓮華的喜愛。

母親有時候也留在店裏一會兒,幫麻薯伯搓粿粹。每次蔴薯伯都很慷慨地允許蓮華幫忙,於是她把一小團軟軟滑滑的粿粹、捏來捏去,製做月亮蔴薯:有圓的、也有彎的,還做小鳥蔴薯、蝴蝶蔴薯、金龜子、花、樹葉、和小魚蔴薯……,好不快樂!她希望長大以後也當蔴薯師傅,那比翻砂師傅或者磨石磨更有意思!

蔴薯伯又付錢給母親。蓮華帶著快樂的心情回家,接著上學。

彩虹橋下的蓮華曾經和同學去逛臺北夜市,偶然在一個手工藝攤子看到一臺石頭製成、約兩個棒球大的石磨,她一眼就愛上它,趕緊買回放在書桌上,時時觀賞,回億當年和母親一起磨石磨、為生活打拼的貼切。對她,那是童年甜蜜的回味,不是辛苦的經歷。

至於她的志向,她早在小學三、四年級時就立志當教師,那是由於當年恩師蔡琇儷的諄諄教導,使她特別崇仰教師春風化雨、兩袖清風的高尚人格。她已經不再羨慕蔴薯伯的職業了。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